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24|回复: 0

“吴姬压酒劝客尝”之刍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6 16: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白的《金陵酒肆留别》:“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这个“压”字我一直自认为是描摹斟酒时压低壶嘴完成倒酒这一动作的,不久前才发现解释为压酒糟取汁。好像主流一直是这么解释的,如成书两宋间的《苕溪渔隐丛话》中有:《诗眼》云,好句须要好字。如李太白诗“吴姬压酒唤客尝”,见新酒初熟,江南风物之美,工在“压”字。但差不多同时的《云麓漫钞》:李太白诗“吴姬压酒唤客尝”,说者以为工在“压”字上,殊不知乃吴人方言耳,至今酒家有旋压酒子相待之语。不但压字解释有异,是“劝”是“唤”还存两说。
        先看“压酒”的意思。
        “压酒”意为压酒糟取酒汁,作为一种工序。有诗云此,如唐人的“压酒移溪石,煎茶拾野巢”“ 横琴当月下,压酒及花时”“ 画成烟景垂杨色,滴破春愁压酒声”,陆游的“新寒压酒夜,微雨种花时”“ 舂粳入甑香炊玉,压酒鸣槽滴碎珠”。
        “压酒”作为名词,意为经压酒工序所出的一类酒。亦有诗云:“ 蒲萄压酒开银瓮,野鹿充庖藉白茅”“ 江乡六月足风涛,荔枝压酒冰盘高”“ 归来犹未散鸣钟,琥珀压酒葡萄浓” 。
        南宋项安世的《次韵送刘都干赴金陵》:“商妇唱歌歌断魂,吴姬压酒酒盈樽。金陵子弟相呼唤,醉著轻衫过市门。”又是在金陵,压酒后酒盈樽,此处无论释为压酒糟取酒汁还是作为名词皆不通,应如《云麓漫钞》所言。
        对于方言的“压酒”,不是单独的存在而是一组词汇,如“压饭”“压菜”“压肉”的说法,不独南京,连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存在,可见区域很广。这是一种待客之道,是风俗习惯,在喜庆场合,压酒压饭都是女子为之,为客人“加餐”。
        综上所述,太白此诗“压酒”更合吴地方言。以方言入诗的做法也不少见,如“两个黄鹂鸣翠柳”“ 百里不逢人,角角雄雉鸣”“ 如今格是头成雪,弹到天明亦任君”“ 白马小儿谁家子,泰清之岁来关囚”“ 斜汉这过斗,寒云正护霜”。苏东坡就大量采用方言俗语入诗,竹枝词更是以方言为特色。
        再回到诗中,看“劝”和“唤”。“唤”一般都是离得远,“劝”离得近。若是压酒糟取酒汁,酒槽在桌边用“唤”不宜,不在桌边也不宜,应该把酒端过去怎么能唤过来呢?如果压酒只是一道工序之意,实在看不出这个“压”字有何妙处。“压酒”整体为一名词在此也不通。作为方言的“压酒”不但有普通的斟酒之意,还带有“劝”,是一种礼,一种热烈氛围宛在目前。“吴姬压酒劝客尝”,体现劝酒动作流畅明快,更显整首诗的流畅无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5-22 19:53 , Processed in 0.10579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