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30|回复: 0

《雪浪斋日记》作者略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6 14: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古月人韦 于 2017-11-6 14:51 编辑

       近来读南宋胡仔所著《苕溪渔隐丛话》(人民文学出版社点校本),书中引《雪浪斋日记》多处,然历来不知其作者,今略考之。
一、予祖湘潭公——曾宰孙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四引《雪浪斋日记》:
      “予家翰林公诗云:‘万壑松声山雨过,一川花气水风生。’极为作者叹伏。予祖湘潭公《皖城诗》云:‘江涵秋潦鲈鱼美,岸入春风荻笋斑。’荆公和此诗,今集中云:‘送某如皖城’者是也。”
       李壁《王荆公诗注》的《次韵曾子诩赴舒州官见贻》题下注“子翊名宰,予居抚州,访遗文于其孙极,止得其寄公诗......”王宇《江湖诗人曾极生平事迹考论》引李壁《王荆公诗注》卷四十七《送陈景初》注引:“曾极载其叔祖裘父所记云陈太初始以远方⋯
       台湾王秀云《曾季狸及其<艇斋诗话>考论》,曾巩弟曾宰,字子诩,历舒州司户参军、潭州湘潭主簿;曾宰孙曾晦之,字仲恭(一作仲共),行五十,官大理司直;曾晦之子曾季狸,字裘父,号艇斋,著《艇斋诗话》;曾季狸子曾潍,字道夫,辑其父《艇斋师友尺牍》。曾季狸兄曾伯豸,字獬父;曾伯豸子曾滂,字孟博;曾滂子曾极,字景建,江湖派诗人。
二、与之论诗者子和考
      《雪浪斋日记》两次提及“子和”,当与《雪浪斋日记》作者同时,常与之论诗。
       “或疑六一居士诗,以为未尽妙,以质于子和。子和曰:‘六一诗只欲平易耳,西风酒旗市,细雨菊花天,岂不佳?晚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岂不似少陵?’”(《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十)
       “高子勉喜吴僧闻复诗:‘枇杷花发天欲雪,黄雀不飞枝上寒。’以谓冬间难得花。余举示子和,子和曰:‘黄雀不飞枝上寒,佳句也。’”(《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七)
         曾季狸《艇斋诗话》(《宋诗话全编》本,第202条):
       “予家韩林(当作“翰林”)曲阜公之婿王律字子和,正仲右丞之子,贤而有文,为韩林(当作“翰林”)生日作乐语,以‘兰薰雪白’对‘玉润冰清’。‘兰薰雪白’出刘孝标《广绝交论》‘曾史兰薰雪白’。”
        曾肇《王学士存墓志铭》(《名臣碑传琬琰集》四库本,卷三十):
       “公讳存,字正仲,姓王氏。其先金陵人也,后徙润州之丹徒,又徙丹阳......子男八人,彻、徯、術、微、律、復、從、衎(按:八人名均以繁体,未转简体,转简体则难以见八人名均双人旁结构),皆孝谨好学,能守家法,术,通直郎,律,宣义郎,衎,承奉郎,余或仕,或不仕,皆先公卒,一女,嫁朝请郎张琎,孙男五,怿、恺,承务郎,惕、悌、悱,未仕,孙女九,嫁者一人,南丰曾续,其壻也。”
       《曾肇行状》(《曲阜集》卷首):
       “有子八人:长曰绲,通直郎知扬州天长县丞事;次曰纵,承事郎监太平州芜湖县酒税务;绚、宣义郎,监兖州东岳庙;统、将仕郎,监应天府拓城县税务;緎、将仕郎监睦州酒税务;纬、承务郎权知泗州招信县丞事;续、纁举进士。女四人:长适宣德郎王律;次适宣义郎刘伫;二尚幼”。
          曾布、曾肇兄弟二人均是曾宰弟,晚年侨居润州,应是曾、王两家结成姻亲的原因之一。
三、《艇斋诗话》与《雪浪斋日记》比较
1.关于“白白江鱼入馔来”
       《雪浪斋日记》(《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九):
       “‘日日江鱼入馔来’,验石本乃‘白白江鱼入馔来’。退之《联句》:‘陶睻逐风乙,跃视舞晴蜻’,别本作乙乙蜻蜻,以方言故云,蜻蜻为是。”
      《艇斋诗话》(《宋诗话全编》本33条):
       “老杜:‘青青竹笋迎船出,白白江鱼入馔来。’山谷云:‘此送人迎庭徫诗,故用此二事,皆孝于亲者。’然王祥卧冰,于鱼事用之则可,孟宗乃母亡后,思母所嗜,冬月生笋,恐不应用也。”
2.对王杨卢骆之文评价
     《雪浪斋日记》(《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二):
      “王逸少于书知变,犹退之于诗知变,则一洗万古凡马空也。陶、谢诗所以妙者,由其人品高。王、杨、卢、骆,叫呼衒鬻以为文耳。”
     《艇斋诗话》(《宋诗话全编》本35条):
      “古人于前辈未尝敢忽,虽不逮于己者,亦不敢少忽也。以韩退之之于文,杜子美之于诗,视王杨卢骆之文,不啻如俳优。而王绩之文于退之,犹土苴尔。然退之之于王勃《滕王阁记》、王绩《醉乡记》,方且有歆艳不及之语。子美于王杨卢骆之文,又以为时体而不敢轻议。古人用心忠厚如此,异乎今人露才扬己,未有寸长者,已讥议前辈,此皇甫持正所以有衙官老兵之论。”
3.关于《文选》诗
      《雪浪斋日记》(《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二):
       “昔人有言:‘《文选》烂,秀才半。’正为《文选》中事多,可作本领尔。余谓欲知文章之要,当熟看《文选》,盖《选》中自三代涉战国、秦、汉、晋、魏、六朝以来文字皆有,在古则浑厚,在近则华丽也。”
      《艇斋诗话》(《宋诗话全编》本96条):
       “东湖尝与予言:‘近世人学诗,止于苏黄,又其上则有及老杜者,至六朝诗人,皆无人窥见。若学诗而不知有《选》诗,是大车无輗,小车无軏。’东湖尝书此以遗予,且多劝读《选》诗。近世论诗,未有令人学《选》诗,惟东湖独然,此所以高妙。”
4.论及曾氏家族先人
       “空青叔祖”(《宋诗话全编》本117条)、“予家空青”(《宋诗话全编》本286条)是曾纡,“伯容伯祖”是曾阜之子曾纮(《宋诗话全编》本字伯容),“予家丞相”(《宋诗话全编》本138条、155条)是曾布,“予家翰林曲阜公”(《宋诗话全编》本202条)是曾肇。而《雪浪斋日记》中“予先人仪真府君”(前集卷五十三)当是曾肇(知润州,润州古称仪真),“予家翰林公”(《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四)亦是曾肇,“予祖湘潭公”(《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四)是曾宰。
       由此推估《雪浪斋日记》作者与《艇斋诗话》作者曾季狸关系密切,且其当为曾宰孙辈,或当是曾晦之。(曾宰另可考嫡孙有三,除曾晦之外,一为曾经子曾懋,一为曾秀之,事迹均不详)
四、曾晦之
       曾季狸《艇斋诗话》(《宋诗话全编》本117条):
       “予幼学为诗,未尝经先达改抹,惟年十四时有《寄空青叔祖》古诗,得吕东莱为予全改四句。其词云:‘悠悠造物何所为,贤愚共滞令人悲。男儿不恨功名晚,功名必在老大时。’予至今记忆。是时空青将漕江西,得诗喜甚,报书云极有家法,恨予先君不见也。其帖至今尚存。”
       空青是曾纡的号。汪藻《浮溪集》巻二十八《右中大夫直寳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
    “公讳纡,字公衮,世家抚之南丰......丞相文肃公布(按:曾布)之第四子也......年十三,伯父南丰先生巩(按:曾巩)授以韩愈诗......建炎三年(按:1129年),苗傅、刘正彦反,吕、张二公檄诸州勤王......明年(按:1130年)六月,除江南东路转运副使,九月移两浙路.....逾年(按:1131年)以乡郡自陈,除江南西路转运副使,明年(按:1132年)九月除司农少卿,改福建路提点刑狱,明年(按:1133年)二月进直寳文阁,诏赍文肃公,正论手书赴阙,中道除知信州,寻移衢州,未之官卒,春秋六十有三.....公之叔父肇(按:曾肇)不妄许可人,尝曰文章得天才,当省学问之半,吾文力学至此耳,吾家阿纡,所得超然,未易量也......令人王氏祔,令人祕阁校勘安国之女,先公卒四年,子三人,曰惇、右奉议郎、通判洪州;曰忻、右从事郎、临安府司法参军;曰憕、右迪功郎、监潭州南岳庙。女一人,适右承事郎、主管江州太平观王銍。”
      公元1131年,曾季狸年十四,则其生于1118年,其父曾晦之已故,故曾晦之卒年当在1131年前。
      叶适《曾晦之挽词》:
     交游盛处失騑骖,笔砚穷时绾碧蓝。骥老尚能舒骏逸,龟潜终不慕芳甘。寿过八十人人羡,恩在乡闾事事谈。埋没平生无限意,夜深樵唱起溪南。”
       可见曾晦之生平交游广泛,并且寿过八十,以其卒年推算,则其生年当在1051年前。曾宰生年1022年,祖孙年纪相差仅29年,可能性有二:一是曾宰十四五岁得子某,某十四五岁又早婚十四五岁得子曾晦之;二是曾晦之实乃曾氏家族中过继过来的。后者的可能性极大,因为目前的各种文献中提到曾晦之均不知其为曾宰四子中谁的儿子,只笼统称之“曾宰孙”。且曾氏家谱中曾宰一系记载极为简略,四子之外,孙辈仅记载曾经有一子曾懋,其他不明(据网文《南丰房致饶公后裔整理总结报告》)。
五、《雪浪斋日记》
       雪浪斋源自苏轼《雪浪斋铭》(1094年),至晚在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成书(1148年),曾晦之1094年时已年过四十,符合作者人选,所以结论是《雪浪斋日记》作者为曾晦之。他的很多诗学理论都被其子曾季狸吸收,表达在《艇斋诗话》中。
附:
       宋又有曾逮,字仲躬,历知荆州、宁国府、潮州、润州,淳熙十年迁户部侍郎,转刑部,终敷文阁侍制。以其父曾几(1085~1166)生平推算,当晚于曾晦之,与曾晦之,字仲恭(一作仲共)并非一人。四川大学俗文化研究所吕文奂《宋代南丰曾氏家族第五代诗词创作叙论——以曾惇与曾协为代表》中“曾晦之知京口时,礼遇隐士章甫,章甫《自鸣集》卷1有《曾仲恭侍郎惠酒,以“偶有名酒、无夕不饮”为韵谢之》,还有一首《寄上曾仲恭侍郎借净香寮诗韵》云“家学传正派,政声摩秋空。闲哦燕寝诗,香篆萦房栊”,盛赞曾晦之。”此处曾仲恭当是“曾仲躬”之误,曾晦之在其他文献中均称之“大理司直”、“司直公”,不称“侍郎”。
      黄干(1152~1221)文集中《曾潍赵师渊互论置曾挻田产》提到的曾潍应该就是曾季狸的这个儿子。其中提到“缘本职与曾潍委是二十年故旧,恐有妨嫌,遂申乞回避,再蒙使州发下,不敢有违……曾潍名家之子,其所交游,皆当世贤士,亦欲改过迁善,以克世其家,然所以为此者,岂亦念祖业之重,不忍使他人得之乎?或者干人白起诬赖,而非曾五官人之本意乎?然不敢以朋友之私情,而反以重曾五官人之过也。”曾潍与其父、祖三代均交往当世名流,而且称之“曾五官人”,估计是行五,或者是曾季狸的第五个儿子。另《南丰县志•卷三十五•艺文》(同治版):《跋曾南丰帖》(朱熹)“熹未冠而读南丰先生之文,爱其词严而理正。居常诵习,以为人之为言必当如此,乃为非苟作者。而于王子发舍人所谓自比刘向,不知视韩愈何如者,窃有感焉。今乃得于先生之族孙潍,见其亲笔,不胜叹息。文昭公(肇)字顷常于长乐僧舍见之。至于湘潭(宰)、文肃(布)之书,则亦今始得观也。”曾潍与朱熹有交往,黄干为朱熹弟子,且为其女婿,由此与曾潍也有交往,所以判文中说“本职与曾潍委是二十年故旧”。
        华中科技大学岳珍《宋诗话<雪浪斋日记>辑考》中“《雪浪斋日记》一书不可能出于曾极之手。曾极虽然与《雪浪斋日记》作者同为曾宰嫡孙, 但其生活年代晚于《雪浪斋日记》作者。《雪浪斋日记》绍兴十八年( 1 1 48 ) 前已经问世, 作者生年不得晚于南宋初年。据曾巩撰《亡弟湘潭县主簿子翎墓志铭》, 曾宰有子四人: 经缓纯约, 无曾谤其人。谤字孟博, 当为钦羡东汉范谤而改名。《雪浪斋日记》作者与曾极年龄相差四十岁左右, 其人应为长房裔孙, 而曾极应为么房裔孙,换言之, 《雪浪斋日记》作者当为曾经或曾缓之子, 曾极则当为曾纯或曾约之子。《雪浪斋日记》作者的生平情况, 可知者仅此而已。”其实曾极根本就不是曾宰的孙子,而是六世孙。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四引《雪浪斋日记》:“予家翰林公诗云:‘万壑松声山雨过,一川花气水风生。’极为作者叹伏。予祖湘潭公《皖城诗》云:‘江涵秋潦鲈鱼美,岸入春风荻笋斑。’荆公和此诗,今集中云:‘送某如皖城’者是也。”前一句语意很是不通,考“万壑松声山雨过,一川花气水风生。”为王琪诗句(见《诗人玉屑》卷三),并非曾肇所作,语意就更难理解,“翰林公”后“诗”当是衍文。去掉“诗”字语意就清楚了,即:曾肇品评“万壑松声山雨过,一川花气水风生。”诗句,对其作者极为叹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7-11-21 15:57 , Processed in 0.11595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