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81|回复: 0

《中国基本古籍库》的效用(日本明治大学 神鹰德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5 16: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基本古籍库》的效用
日本明治大学  神鹰德治
  我是在50年代中期以后开始使用电脑的。当然到那时为止,我一再被周围的人指责不使用电脑,因此我决定开始学习电脑的使用方法。无奈在学习的时候知道如何操作,到第二天早上就全部忘记了。
  对于我来说,稍微懂得使用电脑,是基于以下的事情:
  我使用电脑的用途,不是一般的如电子邮件等,而是用来检索图书馆收藏的书籍。在我不会使用电脑的时候,我常去图书馆的查询室咨询相关工作人员。因此,我自身的检索能力一点都没有增长。可是,有一天我如往常一样拜托查询室的工作人员查询的时候,那位工作人员对我说:“我这个三月末就退休了,四月以后就不能为神鹰君进行检索了。”我听了他的话,一瞬间呆在那里。
  我开始拿定主意,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自己就必须掌握使用电脑检索的方法。于是,在讨论班的学生和研究生等诸君的严格指导下,勉强能够检索图书馆的书籍了。实际操作起来后,我才明白使用电脑在很多方面都是非常方便的。特别让我佩服的是,在检索的时候即使你不完全输入书名,只输入具有特征的词汇,大体上就可以检索到你想要的书籍。不过,有时你记住了全部的书名,但是在输入的时候有一个字错误,也无法检索出来,这个时候我只有无奈的苦笑罢了。
我毕业于广岛大学文学部中国文学科。广岛大学文学科著名的业绩就是《文选》的相关研究。特别是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在故小尾郊一博士的指导下,致力于编纂《文选李善注引书》。之后作为一项大的成就,又完成了《文选李善注引书考证》(研文出版、上卷1990年、下年1992年)。
  当时并不是没有汉籍的索引书,但是研究室里的文本的底本未必都一致,因此输入词汇进行检索的时候就需要更细致的技术。现在大多数的汉籍都做了索引,图书馆也配备了索引系统,这对于查询书籍的出处方便了不少。加之近年来索引书以CD-ROM格式收录,可以在电脑上阅读,因此词汇检索的速度大大提升,而且还能收集该词汇的例句。像这种既快速且确实的用例收集,对于那些在寻找用例方面耗费大量时间的学者来说,是做梦也想不到的。现在具有划时代历史意义的研究成果相继出品,我有时也会担心由于逐渐失去接触原本的机会,因此对作品的理解也变的越来越稀薄。
  最近,我使用大学图书馆刚购入的在电脑上使用的数据库《中国基本古籍库》》(北京爱如生数字化技术研究中心出品),试着检索了以下备受引述的汉籍《万叶集》中“为当”出典和讨论班上学生提问有关“獭祭鱼”、“菊花”的出典等。现在想就其间发现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简单阐述。
  一、“为当”(ハタ)考
  “为当”这个熟语第一次作为问题出现,是在《万叶集》卷一、作品号是“74”的和歌中出现的。见
  吉野乃  山下风之  寒永尔  为当也  今夜毛  我独宿牟
  这首歌里面的“为当”,有论述称从万叶学的角度考虑是出自汉籍。这样的论述有不少,如:
           山田孝雄《万叶集讲义》 第一卷(宝文馆、1928)
           井上通泰《万叶集追考》所引  八“为当”(岩波书店、1938)
           斯波六郎《六朝文学的思索》 所引“为当”考(创文社、2004)
  神田喜一郎 全集第二卷 《日本书记古训考证》二四(同朋舍出版、1983)
  这些先人的研究著作里面指明,“为当”这个词汇是六朝时期的词汇。但是,《万叶集》的「ハタ」和汉语的“为当”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连呢?有位江户后期的汉学者河北景桢给出这样的论证:“为当”的“为”字训读做「ハタ」。在他的著作《助辞鹄》(天明六年1786年)第四卷第八页中这样论述:
  左传疏二以今観之不可而無律為当吏不及古偽於古為是人作法不能経遠古今之政何以異乎(返点省略)
  这里面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左传疏”的卷数。关于“左传疏”的出典,神田喜一郎博士作了如下论述:
  比山田博士还要更早的时候,鹿特雅澄也对《万叶集古义》做了一些批注,但是古义和讲义都和【左传疏】的写法差不多,应该对于这部分内容进行一些注明,这其中难免会有一些不恰当之处。这里的【左传疏】可以在昭公六年三月的内容。对其中【国将亡,必多制】这句话稍微有些陌生。《助辞鹄》中引用的“左传疏”卷数,通过神田喜一郎博士的指摘,首次得到明示。神田博士是用什么方法找到这篇文章,虽然没说,想必也一定花费了不少时间。现在,我们使用《中国基本古籍库》,输入书名“春秋”和检索字词“不可一日”,直接就会出来两个例子。
  二、“獭祭鱼”的出典
  这个“獭祭鱼”的问题,是讨论班上学生提出来的。据知,獭祭忌是为了纪念明治时期的文人正冈子规。学生的疑问是:因为子规的书斋是“獭祭书屋”,由此他的忌日也就被叫做獭祭忌,而獭祭忌这个词语和唐朝的诗人李商隐的轶事还有些关联,可是这个故事到底记录在哪本书里呢。在百科事典里,记载着獭祭忌的事,但并没有说明出自哪本书。这个时候我们查询了诸桥大汉和辞典,里面记载是出自《谈苑》这本书。但是《谈苑》这本书现在已经是逸书,那么这本逸书的逸文又是引自哪本书?我试着使用《中国基本古籍库》做检索,因为不知道书名,就在检索字词里面输入了“时号獭祭鱼”,检索到《说类》,再点击这本书,就出现了“旧说李商隐为文多检阅书册、鳞次堆积、时号獭祭鱼”。
  讨论班里一个学生的报告提到《说郛》里面的《谈苑》也引用了这一句,但是《说郛》有很多版本,不能确定是哪一个版本的《说郛》引用了这一句。于是在《中国基本古籍库》里面输入了“鳞次堆积”,可以确认“李商隐为文多检阅书册、鳞次堆积、左右谓为獭祭鱼”是知不足斋丛书本的《五总志》表记的。比较着两处,虽然有两、三个字不同,但仍能推测出是《大汉和辞典》和《汉语大辞典》的一个典据。
  三、关于新刊书岩波新书《高木贞治》引用的白乐天的诗《菊花》
高木贞治是数学理论“类体论”领域的世界性权威。我本人数学是完全不行的,但是我又对在高度抽象的世界工作的数学家的生涯很有兴趣,因此读过他们的传记。最近,作为岩波新书的新刊,发行了《高木贞治》。我迅速拿到手进行阅读,但有页内容却让我很吃惊。上面记载他小的时候曾练习书道,临摹过字帖,是一篇中国诗人白居易(字乐天)的《菊花》诗。在日本,对于白乐天诗的爱好,甚至在年幼的少年中都得到了普及,并且作为字帖出现,这让我很意外。另一方面,我没有读过《菊花》诗,想知道这首诗到底在《白氏文集》的哪一卷。当然,在研究室里也有一字索引的书,但是我利用索引本进行检索,却没有检索出什么结果。因此我决定用起句的“一夜新霜著瓦轻”,使用《中国基本古籍库》进行检索。我试着在书名里输入《白氏长庆集》,在检索字词里输入起句,但是检索结果为零。之后,我去掉书名,只在检索字词里输入了起句,于是检索出了《欧阳文忠公集》等以下六本书名。其中,两本是以欧阳修的《霜》出现的,四本是以白乐天的《菊》出现的。在刊本中再次调查,确认是欧阳修的诗篇。看来评传的作者可能是利用了《渊鉴类函》等类书,把高木贞治书幅的出典误断为白乐天的著作《菊》吧。诸如以上,在你知道了语句,但是在不清楚出典的情况下,《中国基本古籍库》就可以发挥它的作用了。当然即便如此,在某种程度上还需要下一定的功夫。尽量缩小检索出来的出典的范围,最后对检索出来的各项逐一展开研究,才会找到你想要检索的语句。
和《中国基本古籍库》拥有同样功能的还有《四库全书》数据库(迪志出版社),也广为周知。在大学图书馆和共同研究室里有《四库全书》数据库,在研究生的帮助下,我也能简单使用了。但是对我来说,《四库全书》数据库使用起来很不方便,如果没有研究生的帮助,我自己是不可能使用的。正如我最初所讲的一样,我使用计算机的能力,是非常初步的,别说十个手指了,就是五个手指都不能用,真是非常没用的。现在也只不过用一只手的食指进行输入。但即使是我这种笨拙的办法,也能通过《中国基本古籍库》找到我想找的东西。当然,《中国基本古籍库》也不是没有不方便的地方,最大的不便就是在大学内同一个时间段内只有一个人能够使用(并发用户数根据合同内容决定,之后也可以进行添加。)但是这可能也是不得已吧。还有一个不便之处就是,《中国基本古籍库》收书目录在附带的A4纸约300页的册子里面,翻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因此你还需要会拼音检索。另一方面,《中国基本古籍库》有很多令人惊叹的功能。与输入的正文相对应,作为底本的文本的图片,片刻就能浮上来,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但是对于我来说,看书的影印图片过于麻烦,因此不怎么使用。这可以说是今后我的大课题。
结论
    诸如以上,如果想要查询汉籍资料的出典,《中国基本古籍库》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如果想要更好的运用这个功能,除了掌握输入的具体的方法,还要求对书志学有一定确实的学识。如果没有这种学识,只依赖于输入,那就仿佛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想要获取实际的东西,可以说只有通过学习书志学才是活用《中国基本古籍库》的最好的方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7-11-22 13:38 , Processed in 0.142966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