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443|回复: 0

金少山逸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8 15: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22年冬,梅兰芳在上海公演《霸王别姬》,王瑶卿先生推荐在上海的金少山配演项羽。金当时担此角色若论气质之深沉、内涵之丰富虽不如杨小楼,但他魁硕之身躯、声若洪钟之念唱,威风凛凛地显出了西楚霸王叱咤风云的气势,征服了观众,一炮而红,被誉为“金霸王”,盛极申江。继之,上海及北京赴沪的许多名家如李桂春、周信芳、高庆奎、马连良、谭富英等都找他配戏。从此,声望与日俱增,其后十余年,沪、宁、汉一带刮起了“金旋风”。
   
    金少山的魅力使他在当年也拥有过众多的“追星族”,1943年他返回上海公演,皇后大戏院门口的客满牌,竟挂了六个月之久。这个数字恐怕当今的那些“天皇巨星”也望尘莫及。金少山的架子较大,时有误场,但上台后只要一嗓出口,再挑剔的观众都能原谅他而大声叫好。最为奇特的是,每当演出前遇到他迟迟未到,便有人在戏院后门外站立,向他来处张望,远处又站一人向他家方向看。就这样,一段一个人,直排到金家门口,待里面有了动静,便有人传过话来:“金三爷起床了!”这声音经过层层传递,直达戏院后台。
   
    说起金少山,其父秀山,当年是陪谭贝勒和杨小楼在京城唱戏的,金少山由其栽培,也练就一身基本功,只是后来由北京到上海,一直没唱红,只能在天蟾舞台的"班底"里混日子,还抽鸦片,每月100大洋一个人吃光抽光. 杨小楼带着班子到上海,老搭档郝寿臣拿他一把,要"出场费"3000大洋,杨老板没"尿"他,但到上海也急啊,后来天蟾的老板顾竹轩就推荐了金少山,金也乖巧,"杨大叔"一叫,两代的交情自不用说,第一出<盗御马>就红了. 第二天还是<盗御马>,金少山少年心劲轻飘飘的,竟想冒过杨老板,结果被杨老板在金的拖腔尚未脱完时,先把"尺寸"接过来,来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满堂好都给了杨老板. 散场后,金少山还是主动给杨大叔来请安道歉.
   
    金老板挥霍成性,用钱一向没有预算.在上海时因为是搭班唱戏,钱不够用可以向戏院或戏班的老板放刁,人家看在他台上赚钱的份上,只好勉强应付.到北平挑班后,金自己是老板,有钱时还是挥霍,没钱时就告贷无门了.在北平一下后台,他的跟包有七八位,比任何名伶派头都大,因为内中还有人专门伺候猴子和狗.在天津中国大戏院演出,住在惠中饭店,散戏后召来一群莺莺燕燕,每人叫一声爸爸,他就赏100块钱,于是互相传知,一晚上来了几十个,来了就叫,叫完拿钱就走,金三爷哈哈一笑.
   
    一回"金霸王"跟高庆奎唱<辕门斩子>,霸王去的焦赞,按惯例出场时孟/焦先站门,那天霸王到后台晚了,进来先穿靴子,扎靠,戴盔头,然后挂髯口,拿点锅烟子往脸上一揉就上台了,观众也没叫倒好.等到佘太君为宗保求情跟杨六郎对唱原板,霸王没事,就背过脸从跟包手里拿过镜子,三笔两笔勾好脸谱,等人家唱完一转身,他的焦赞脸出来了,台底下轰然大笑.还有一次唱<连环套>,也误场了,他把蓝脸勾上就急忙上场,而后他每下来一场就勾一笔,等到<盗御马>唱完,脸谱也勾齐了.


    金老板习艺于北京,成名于上海,后来回北京挑班演唱。当时的北京城,戏院有外城内城的分别。外城多商贾,内城多士绅,外城戏票靠零售,内城戏票多预定,当时的戏班,一般每周演出两次,内外各一,不过,还是有的戏班挤不进内城。金老板当年,回到北京,拜客、过年,新春就组班演出了,地点在外城。情人节那天(农历正月初五),贴出来金老板、周瑞安、王福山的《连环套》,压轴的是杨宝森的《打渔杀家》,倒第三是李多爷的《钓金龟》。消息传来,哄动九城,上座满坑满谷。窦尔墩一上场就是满堂好。金老板人高马大,外型就是一个山贼,站在台口一念“点绛唇”,居然嗓音盖过海笛,真是高亢入云,声震屋瓦。台上台下楞了几秒钟,然后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观众们交头接耳“这个家伙,嗓子怎么这么冲啊!”窦尔墩的脸谱应当是蓝瓤子碎脸,金老板那天却勾的是虾米灰的瓤子,台下看不惯-----“外江派”啊。有几个热心的观众就告诉管事的,要金老板赶紧补救,结果金在虾米灰的瓤子上,罩上一层蓝,台下的观众马上反应“啊!这个脸儿才像。”金老板头两天打泡戏红了,自己觉得算站住脚跟了,就自己请孙焕庭管事,要挪到内城逛逛了.没想到一开始就碰了钉子.头一天演<黑风帕>(全本的<牧虎关>),只预售了四五成,露演的<法门寺>一共只卖了三四十张票,金老板赶紧"回戏",后来学得乖一点了,多进戏院培养基本观众,再就是每转只唱一天--细水常流.有一回唱<李七长亭>,扮相凶恶,楞把一个七岁的孩子吓哭了.

    金老板在台下,喜欢伺候花鸟.有人说耽误工夫,金老板回答"表面上我养花鸟,实际上花鸟养我"。一指笼子里的"红子",又说开了:"它可是我的恩人啊!某日我唱<锁五龙>,把它带到后台.我正勾脸,它一连唱出七个音,一个比一个高--这份好听!我听着,当时就想起'见罗成把我的牙咬坏'那段唱,我何不把'红子'的唱运用到戏里呢?我当时胆子真大,也不管嗓子在不在家,到了台上,把'见罗成'三个字先用翻高音唱出来,随后越唱越紧,到了'我为你花了许多财'那句,我又把'我为你'三个字再翻调门唱出来,台底下哪儿听过这么唱的,顿时炸了窝!等到'罗成啊'的时候,我又翻一个调门,象喊叫一样地叫出'奴--才'两字,让观众乐疯了,那个掌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4-21 11:54 , Processed in 0.12351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