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1292|回复: 0

周恩来与一代大侠韩慕侠(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3 15: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期以来,周恩来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是温文尔雅的文官。其实早在遵义会议前,周恩来就长期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军事部部长等高级军事职务。他的军事理论和武装斗争的才能,与他从小就钻研革命理论、学习掌握中国功夫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在天津南开学校学习期间,遇到了一代宗师韩慕侠,在向韩大师学武的过程中,师徒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南开唯一免费生

  1913年2月,15岁的周恩来跟随伯父周贻庚来到天津继续求学,伯父帮他选定并考取了南开学校。

  南开学校始建于1904年10月17日,校舍是西方的建筑风格,采用美国的教育制度。学校是由严修、张伯苓两位爱国人士创办的。严修是清末的“翰林”,后来官至“学部左侍郎”,当看到满清无望后,弃官办学,亲任校董;张伯苓则是受过美国教育的中国基督教徒,曾参加过中日甲午海战,弃武从教任校长。英语和数学的教师都是从英国请来的。南开学校的学术风气非常浓厚,教育作风比较民主,在当时是一所非常进步的学校。

  周恩来在天津读书时,伯父在天津任职一年后又返回沈阳,还是小职员的工作,收入微薄,并不是每个月都能有钱给家里的。伯父返回沈阳后,周恩来跟随伯母生活,一些必需的生活费用经常无法接济。只能靠伯母编织线袋、车把套、墨盒套之类的日常什物挣些零花钱,尽量保证周恩来安心上学。周恩来自己也设法利用课余时间和假日,给学校刻蜡板、挣点微薄收入补贴膳宿费。老师们对他也非常关心,经常找一些活儿给他做。为了节约伙食费,周恩来同另一个生活困难的同学没有吃包伙,自己零买,经常到校外一个豆腐房买最便宜的豆腐充饥。周恩来的穿戴更简单,他每天都穿着南开学校校服,星期日换下来,自己洗干净,夜里设法烘干,下周接着穿。学校里经常有因为生活困难离开学校的学生,周恩来靠着节衣缩食维持着学业。南开学校当年有一份资料《第十次毕业同学录》中是这样记述他的:“君家贫,处境最艰,学费时不济,而独能于万苦千艰之中,多才多艺,造就斯绩。”

  周恩来在克服生活困难的同时,认真刻苦学习,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15年3月,全校800多名学生举行作文会考,周恩来的作文被评为会考第一名。他参加全校数学比赛获得第一名。1916年4月,周恩来获得全校笔算速算第一名;5月6日,全校组织作文会考,每班推出五名作文优秀的学生参加,考试卷子一律密封,由教师集体评阅。周恩来参加了会考,他纵论古今,文思勃发。各位老师对周恩来的文章大加赞赏,评选周恩来为第一名。校董严修将自己亲书的“含英咀华”四个大字的奖状奖给周恩来。第一学年,由于周恩来品学兼优,经教师推荐,他得到了免费生待遇和班级首位奖学金,成为南开学校唯一的免费生。

      二、诚拜名师得真缔

  1915年冬季,南开学校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研究学校工作时,感到学校在继续推进学生德、智、体皆求发展的同时,要强化体能的训练,开展传统武术的教练,提高学生爱国主义意识。学校正在寻找武师时,传来天津武术馆的武功大师韩慕侠,应日本柔道九段高手东乡平三郎的邀请,登上了天津日租界须磨街学校院内日本人设的擂台,无论是比柔术还是剑术,韩慕侠都打败了日本人东乡平三郎的消息,曾不可一世的东乡平三郎对韩慕侠的武功佩服不已,承认中华武功比日本的柔道高得多,表示服气认输。这消息让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感到非常振奋,他们决定,先请韩慕侠到学校做一次讲座,让学生们掌握一些武术的基础知识;同时,决定再给同学们增设一门柔术课,拟聘韩慕侠为柔术课的客座教师。

  自韩慕侠打败日本浪人以后,他的武术馆名气大增。总统袁世凯要请韩慕侠去总统府御林军和讲武堂教武术,被韩慕侠婉拒。因此,严修和张伯苓要请韩慕侠到南开学校教武功感到没有多大把握。

  有一天,校长张伯芩亲自登门来请韩慕侠,张伯苓对韩慕侠说:“慕侠老师,听到你同日本浪人比武取胜,我们都非常高兴,又一次证明了中华武术在国际上的地位,国人应该把中华武术发扬光大。我们经过研究,为了促进学生德智体三个方面的发展,欲增加柔术一课,严先生让我代表学校来正式聘请,要聘你到南开学校任教,不知先生肯不肯帮我们这个忙?”韩慕侠听说南开学校要聘他,不由心中一动。他知道,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是秉呈教育救国思想,提倡中国要强,必须兴办学校,推广新学,启发民智,唤醒民众。二人呕心沥血,悉心办教育。南开是全国闻名学校,此次应聘岂不是推广国术、普及国术的机会?韩慕侠回答:“先生,我慕侠是个鲁莽武夫,喜欢直来直去。既然二位先生这样抬举我,我岂能拒绝。再说,你们愿增设国术,我也愿为普及国术尽绵薄之力。你们教育救国,我是以武术救国,咱们都是为了大中华民国嘛。”

  韩慕侠被聘南开学校任教,成了天津的一桩新闻。南开学校师生皆感荣幸。因为时在清末民初,学生对武术颇感兴趣,武术既可以强身建体,又可以卫家防身,何况所聘又是著名武术家韩慕侠。

  韩慕侠来到南开学校任教以后,周恩来就决心跟着韩慕侠学武术。第二天的晚上,周恩来就来到武术馆求见韩慕侠。韩慕侠得知有一学生来访,他忙起身相迎,只见一位穿蓝粗布长袍潇洒英俊的青年。这位年青人恭恭敬敬地施礼说道:“韩先生,恕我冒昧,晚间来打扰您了。”韩慕侠只觉得这青年面熟,却想不起来了,说道:“不妨,不妨,里面请。”青年自我介绍说:“韩先生,我是南开学校的学生,姓周,叫周恩来,字翔宇,住在三马路元纬路。我听了韩先生讲的课,对先生爱国之志甚为钦佩。韩先生不是说愿习武的就到三马路元纬路吗,原来我们离的很近,我愿晚上来随先生习武。”“好,好。非常欢迎。”韩慕侠急忙回答着。韩慕侠和周恩来又聊了一会儿,韩慕侠目不转地瞅着周恩来说道:“翔宇,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咋就想不起来了!”沉思了一会儿,韩慕侠说道:“我想起来了,头两天你是不是在河北公园演讲啦?”“是的,韩先生,我是学校敬业乐群社演讲部的,我们在河北公园搞了一次募捐演讲。”韩慕侠这才恍然大悟,说道:“那天在河北公园滔滔不绝讲话的原来是你啊,我在那听了半天,讲得真好,怪不得面熟。人才,人才呀。”

  从此,周恩来每天晚上都来武术馆学练武功。

  韩慕侠听过周恩来在公园的演讲,认为周恩来是一名非常出众的青年,所以很器重周恩来。每次周恩来到武术馆,韩慕侠都认真教练。韩慕侠想把他培养成武林高手,所以是从基本功开始,他讲:“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门派众多,套路和内容非常丰富。学练武功都是从基础学起,先练好基本功。” 周恩来则遵照韩慕侠指授,一丝不苟地去完成枯燥的“站桩”等基础动作,为后来掌握技击招数打下坚实基础。

  韩慕侠有一儿一女,儿子韩幼侠的年龄与周恩来相仿,两人经常在一起练功,但韩幼侠远不如周恩来吃苦认真,尤不愿做那些基本功训练。韩慕侠常批评韩幼侠说:“你看人家翔宇,也是受苦人出身,人家听话就长功夫。”有一次韩慕侠气愤极了,把韩幼侠打了一顿,并惩罚他面对墙壁举铁棍。周恩来与韩幼侠相处很好,看见他面壁时间已经够长的了,这时韩幼侠已经大汗涔涔了,坚持不下去了。周恩来赶紧去求情:“韩先生,绕过他这一次吧,我们再认真练。”韩慕侠见周恩来讲情,只好说:“好吧,看在你师弟面子上,饶了你这一次。”后来两人进步都很快。

  周恩来除了练武之外,更多时间还是与韩慕侠叙谈。每次练完功,别人都离去,他却独自与韩慕侠闲聊,师徒二人谈论时局,谈论前途,谈论以武治国的道理,两人视为知已,经常聊到深夜。周恩来喜爱武术,勤奋好学博得韩慕侠喜欢。他们即是师徒,又是知已。

  一天,大家练完功后,韩慕侠与周恩来等众学生叙谈。韩慕侠忽然提起祖茔无堂名之事,他对周恩来说道:“你的国文好,给起个堂名吧。”周恩来知道师父共拜了形意大师车毅斋、宋约斋、剑仙性天、八卦南派嫡系应文天以及张占魁、李存义等九位老师。周恩来沉思了一会儿道:“韩先生,您不是拜了九位师父吗,我看这堂名就叫‘韩九师堂’吧。您看中不中? ”韩慕侠听后细细品味,不禁连声叫好。于是韩慕侠请来石匠刻了四块“韩九师堂”石碑埋在八里台西南大寺庄西南角茔地的东西南北四个角。



      三、“僧王宝刀”系情义

  周恩来在韩慕侠武术馆学武的3年多,一直使用“僧王宝刀”。

  韩慕侠作为一名武术家,刀、枪、剑等兵器其实很多。但其中,他最心爱的兵器就是“僧王宝刀。”此刀是大清朝僧格林沁亲王的贴身宝刀,刀长一米许,鲨鱼皮刀鞘呈深紫黑色,上面缀有精致的彩色梅花数朵,刀一拉出刀鞘,寒光逼人。韩慕侠对僧王宝刀十分珍爱,平时轻易不拿出来示人。但对周恩来是例外,有一次还不等周恩来练功,韩慕侠便把周恩来叫到客厅,从柜子里取出宝刀,递与周恩来说道:“翔宇,这是僧格林沁亲王的宝刀。那时,英法联军经常侵犯我国海域,天津的盐商海张五协助亲王在大沽筹办防务,他出钱出物修筑工事,做出很大贡献。英法联军再次来犯时,僧格林沁亲王率领将士利用海张五修筑的工事进行抗击,又乘胜出击,打得英法联军落花流水,清军取得较大的胜利。因此,亲王受到了朝廷的嘉奖,他为了感谢海张五的支持,就把随身的宝刀送给了海张五。后来,在我跟随海张五赴一次鸿门宴时,我用写书法的‘镇纸’当刀又救了海张五一命。他为了感谢我,就把宝刀又转送给了我。这把刀我是轻易不拿出来的,今后你就用这口刀吧。”周恩来很受感动,接过来一看,果然是一口宝刀,寒光闪闪,锋利无比。

  1966年,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破四旧、立四新之风来势凶猛,住在北京市的韩小侠准备主动上交父亲韩慕侠留下的练武器械,有八卦大刀、鸳鸯双剑等七八件兵器,她把它们捆在一起要交到附近的陶然亭派出所。使她唯一舍不得的是那把“僧王宝刀”,于是,她就写张纸条贴在刀套上。纸条写的是:“这口刀是周总理使用过的钢刀,最好能让我留作纪念,如果不能让我留存,请不要把它作为一般铁刀处理。”她把这些刀剑上交不久,陶然亭派出所经过研究和请示上级批准,又派民警把“僧王宝刀”送还给她,并嘱咐要好好保管。这使她喜出往外,非常激动。至今这张纸条仍贴在刀套上,一直舍不得撕掉。1988年唐山地震时,年过六旬的韩小侠不顾余震的危险,推开人们的阻栏,什么东西也不顾及,跑上楼把宝刀取回,此刀现在还保存在她的家里。

  1976年,周恩来总理逝世后,他的警卫员孙吉树常到韩慕侠的女儿韩小侠家谈论周恩来练功的事,在谈到周恩来与警卫班练功时,孙吉树告诉韩小侠说,周总理的形意八卦功夫直到建国后仍很深,警卫班练擒拿时,周总理常给他们矫正动作,高兴时还会打一趟八卦掌。

  在与孙吉树交谈时,韩小侠经常回忆起与周恩来接触的那段生活,记忆犹新。那时韩小侠才5岁,很淘气,整日拿着一把比自己头还高的宝剑耍来耍去。有人练武时,韩小侠就在后面模仿他们的动作,大家都嫌碍手碍脚,弄得她常常撅着嘴不高兴。但周恩来从不赶她,周恩来每到武术馆,韩小侠总是扑过去,周恩来就将韩小侠抱起,在空中旋转,“你长个儿,我长劲。”周恩来练功时,韩小侠总喜欢跟在他的后面学他走八卦步,两只小手一比一划,煞有其事。休息时,韩小侠总是师哥长师哥短地缠着周恩来不撒手,两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师兄弟。一次,周恩来抱着韩小侠,指着墙壁上那首皇帝迎接凯旋的将军诗说:“小师妹,这首歌写得多好啊,我教你唱。”周恩来哼起调子教她唱起来:“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周恩来又教唱了几次,韩小侠就学会了,后来常跟着周师哥唱起这首歌,直到韩小侠老年时还常常不知不觉地哼唱起来。

      四、志同道合增友谊

  1917年春,周恩来到武术馆习武已整整3年了。

  毕业前夕,南开学生纷纷选择出路。韩慕侠问周恩来:“翊宇,你毕业后打算干嘛?”周恩来回答:“韩先生,我正想告诉您呢,毕业后我打算去日本留学。”一提起日本,韩慕侠立刻想起那些负笈日本寻求解救中国之道路的有志青年。他接着说:“你去日本也好,你常讲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好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往外走走。”韩慕侠知道周恩来的经济状况,于是说道:“你放心去吧,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我资助你学费,你好好学习,回来干一翻大事业。”周恩来非常激动地望着师父,他知道韩慕侠是义务授徒,开销又大,还这么支持我去日本留学,一定不能辜负师父的希望。

  1917年9月,周恩来怀着救国济世的革命志向和研究新思潮的急切愿望,去日本寻求真理。周恩来到日本不久,就给韩慕侠写信,介绍读书情况。又过了些时候,他照了一帧半身小照,寄给韩慕侠留为纪念。

  这时从北京传来俄国大力士康泰尔打败欧美46个国家的武师,号称世界第一,现在来到中国的消息。他还要组织什么万国赛武大会,并给中华武术会(既天津武术会)下了请柬。康泰尔先后在上海、广州等地表演和比武,听说中国是文明古国,也是武术之乡,到北京以后心里有些发虚。为了保住世界第一的称号,他用重金贿赂中国警察总监,以维持治安为名在北京只搞“演武”不搞“赛武”。韩慕侠知道改演武后,带着师兄弟们提前来到康泰尔住的北京东郊六国饭店,要和康泰尔在饭店进行武技比赛,康泰尔无奈,也为了顾及面子,同韩慕侠在饭店较量起来,结果被韩慕侠打个一败涂地。他把为赛会准备的1块大金牌10块小金牌全部让于韩慕侠,最后是口服、心服。消息传出去以后,各大报纸都用“号外”进行了报道,为中国人争了气。因此,韩慕侠名气大增,人送“北方大侠”称号。当时任总统的黎元洪亲驾志贺并题匾留念。从此,北方大侠韩慕侠的名字不胫而走,传之四方。

  一天,韩慕侠和徒弟们正在习武,突然一青年来到韩慕侠跟前,韩慕侠一看,高兴的高声说道:“这不是翊宇吗,你怎么瘦了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师父,我刚回来,我过来看看您和师兄弟们。我还要祝贺您打败世界第一大力士俄国康泰尔,给中华民族争了光。”周恩来回答着,接着同师父唠起留日的感受。这时,南开学校设立了大学部,周恩来考入了中文班。

  1919年,北京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四”爱国学生运动。天津学界立即声援支持,爱国学生举行罢课,走上街头示威游行,集会讲演,高呼“还我青岛!”“取消21条!”“惩办卖国贼!”“拒绝巴黎和约签字!”等口号。天津学生为了把支持北京“五四”运动斗争引向深入,他们决定在天津河北公园召开“国民大会”,发动社会各界支持学生的斗争。会议召开的前一天晚上,周恩来、刘清扬来到武术馆对韩慕侠说:“老师,明天我们在河北公园召开国民大会,您德高望重,请您参加大会,支持我们!”韩慕侠听后高兴地说:“学生们了不起干大事了,咱这武术馆的第子不少是南开的和女师的,支持你们义不容辞,明天我一定带弟子们去开会助威!”第二天一早,韩慕侠率弟子来到公园,公园大门悬挂着巨幅横额,上书“国民大会”四字。进了公园,中心亭子上贴着一幅对联。上联是:“振民气合力万众一心”;下联是:“御国敌除国贼匹夫有责”。看了这幅对联,使人热血沸腾,斗志倍增。下午1时,公园聚集了几万人,国民大会顺利召开。韩慕侠通过参加学生的爱国斗争活动,也深受教育,并对学生的爱国精神深表钦佩。

  随着斗争的深入,周恩来、马骏和刘清扬等学生领袖认识到,要发动群众,开展更大规模的斗争,必须有舆论工具,需要办报纸。他们为了筹款办报,经商量决定再一次在河北公园搞义演募捐。韩慕侠知道后高兴地对周恩来说:“你们学生编剧搞义演,我可以协助,带弟子练武搞义演。”当周恩来、刘清扬感谢韩慕侠对他们的支持时,韩慕侠却诚恳地说:“教武术,我是老师;做人,你们是我的老师,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国家的希望,你们干的是真正的大事业,我作为一界武夫,尽绵薄之力,责无旁贷。”韩慕侠还请了几位武师参加义演。经过3天的演武和演出募捐,果然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于7月下旬,《天津学生联合会报》正式出刊了。

  在抵制日货的斗争中,不断发生日本浪人与奸商勾结,殴打爱国学生的事件。当局不但不制止,反而逮捕爱国学生。反动当局这种倒行逆施激起了天津爱国学生的强烈反对。天津所有学校学生到南开广场集合,然后进行游行示威。由周恩来任总指挥,到省公署请愿。韩慕侠派出所有弟子随学生游行,以保护学生。学生游行队伍潮水般地向省公署涌去。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省公署才不得不出来一位官员讲话,并要游行学生派代表会谈。当时学生们一致推选周恩来、郭隆真、张若名、于兰渚(于方舟)等4人为代表,但是4位代表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同学们知道受骗上当,义愤填膺,砸了省公署的大门。反动当局出动军警对爱国学生实行野蛮的镇压。

  韩慕侠听到周恩来等学生被扣后,前往省公署,面见省长曹锐,要求当局尽快释放被捕的学生。曹锐假惺惺地说:“慕侠老师乃闻名爱国之士,今亲来公署说情,岂有不考虑之理。只是这些学生烧商店,砸公署大门,并殴伤军警,不仅是闹学潮,而且触犯了刑法,故我暂时不好放人啊。”韩慕侠针锋相对地说:“大人身为一省之长,此事定要慎重才好。学生抵抗制日货是爱国之举,焚毁商店乃因奸商引日本浪人殴打学生所致。学生到省公署请愿乃宪法允许,你们先抓了不少人不曾释放,这回又扣押谈判代表,岂不让人耻笑。省长大人比我更清楚,如今闹学潮已是大势所趋,愈抓愈厉害,愈抓愈激起民愤、遭各界唾骂,望省长大人三思而后行。”在韩慕侠这番有理有据的讲话面前,省长曹锐无言以对。女师刘清扬则乘车南下,先后到南京、上海、广州等地发起全国各界联合会声援。半年之后,迫于舆论压力,当局不得不释放全部学生代表。

  1920年7月,周恩来出狱后,他决定去欧洲了解各种改造社会的学说、主张,考察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真相。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都鼎力推荐他到欧洲留学,又资助了500元路费。韩慕侠通过学生运动也看清了“有清醒之脑筋者,唯今日青年之学生;有纯洁爱国思想者,唯今日学生。”他也支持周恩来去欧洲,并资助路费。

  1920年12月,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员张申府来到里昂。张申府赴法时,陈独秀曾委派他在欧洲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1921年春,他先发展了一同与他赴法的刘清扬入党,接着与刘清扬一同介绍周恩来入党。1921年3月,赵世炎、陈公培先后通过陈独秀的关系同张申府建立联系。于是,成立了中国人在欧洲的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旅法共产主义小组(又称巴黎党小组)。成员是有赵世炎、张申府、周恩来、刘清扬、陈公培。

  这时中国共产党与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搞统一战线,要建起了一所黄埔军校,培养军事干部。国共两党共同提名人选,在欧洲的张申府提的名单中有周恩来的名字。中共中央经过研究调周恩来回国,去黄埔军校任教。由于周恩来工作出色,提拔为校政治部主任。而韩慕侠则被聘为黄埔学校首席国术教官。师徒重逢,自是喜出望外,免不得相互切磋武艺,此时韩慕侠武功纯熟,已成为清末民初七大武林高手之一,和精武大侠霍元甲齐名。周恩来再度学艺,受益终身。而韩慕侠对时任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也十分尊敬,学到不少做人的道理。他曾感慨地说:“翔宇年少志高,深谋远虑,我教他怎样强身,他却教我怎样做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9-19 18:37 , Processed in 0.08212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