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1340|回复: 0

谢虹雯的两任丈夫-杨宝森、张君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8 12: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谢虹雯的两任丈夫-杨宝森、张君秋

谢虹雯早年为生活所迫,十六、七岁时高中辍学改学京剧青衣,先后受教于王瑶卿、梅兰芳,后又拜梅兰芳为师。1949年,经王瑶卿先生推荐,时年19岁的谢虹雯参加杨宝森领衔的“宝华社”担任二牌旦角主演,长期与杨宝森合作。二十三岁同杨宝森结为夫妇,有一子杨珉。据谢虹雯女士说:“杨先生一生没有过过一天顺心的日子。他崇拜余叔岩,却没有经济能力拜师学艺。余叔岩晚年难得露演,杨宝森却要当了父亲的烟嘴去买票观摩。杨宝森中年早逝,谢虹雯独自在梨园界闯荡。

谢虹雯对张君秋的艺术一向十分敬慕,在王瑶卿、梅兰芳的家中开始同张君秋有了交往。杨宝森故去后,谢虹雯要去常州演戏,找张君秋学《怜香伴》。张君秋说,光看剧本不行,“千学不如一看,干脆明儿改戏,我演一场《怜香伴》,你看看。”张君秋的豪爽仗义在谢虹雯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文革”期间,谢虹雯的母亲碧云霞在珠市口的一家油盐店里看到张君秋买咸菜,心里油然生出一种凄凉感,回到家里便对谢虹雯说到此事。这么大的角儿,家里的油、盐、酱、醋、茶,何曾沾过他的手?当初谁能想到张君秋会落到这个地步!娘俩商量了一下,决计当天晚上去看看张君秋。进了棉花四条的张君秋家门,一进门就是一张用砖搭起的床——一块门板,老太太躺在床上,张君秋就同娘一起睡在这块门板上。谢虹雯目测一下,门板不过一人多长一点,放下枕头一躺,兴许双脚还搭在门板外面。老太太糖尿病,还吐血,这样的条件对病人、对全家人都不好,张君秋只是叹气,没办法。谢虹雯说:“不行就把老太太接到我们红土店居民楼去。红土店居民楼有个放杂物的地下室,收拾收拾放张床也比这儿宽裕。我住在楼里头,楼里头还有亚萍和她的妈李婉云住,都不是外人。老太太有我们两家照应着,你该不会不放心吧?”张君秋忙不迭地轻声告诉谢虹雯:“我可是‘黑帮’呀!居委会不准收留‘黑帮’的家属啊!”谢虹雯说:“我不知道什么‘黑帮’不‘黑帮’的,我只知道这是个生病的老太太。再者说,我在红土店就是搞街道居委会工作的,这主意我还能拿。”没过几天,红土店的地下室收拾干净了,谢虹雯同薛亚萍一道把张秀琴接到了红土店,两家人一直把老太太伺候到去世。 张君秋忘不了谢虹雯在关键时刻帮的这个忙,逢人提起这件事便说:“她这是救了我的命!”谢虹雯佩服张君秋的本事,张君秋佩服谢虹雯的为人,遇事果断,头脑清楚,办事麻利。患难时期互相扶持,这便是他们两人的爱情基础。一九七四年,张君秋与谢虹雯结为伉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11-19 23:15 , Processed in 0.13421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