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1894|回复: 0

菊坛轶事10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5 17: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菊坛轶事10则

1“五四”前后,黄侃和胡适同在北京大学任教,当时潭鑫培的京剧风靡京城。一天课间休息,教师们闲聊潭鑫培《秦琼卖马》时,胡适插话:“京剧太落伍了,用一根鞭子就算是马,用两把旗子就算是车,应该用真车真马才对……”在场者都静听高论,无人说话。只有黄侃立身而起,道:“适之,适之,那要唱武松打虎怎么办?”胡适一时语塞。其意不言而喻。

2 小生姜妙香在《四郎探母》中扮演杨宗保,老生谭富英扮演杨四郎,“见娘”一场姜要喊谭富英一声“四伯父”时,观众就立时笑了,因为谭富英是姜的女婿。
谭富英年轻时和父亲谭小培同演《群英会》的“草船借箭”,儿子演鲁肃,父亲演孔明。本来有这样的台词:
孔明:我要向你借两样东西——
鲁肃:不用借,我早已为你预备下了。
孔明:预备下什么?
鲁肃:寿衣、寿帽、大大的棺木一口——
其他演员念到这里,观众会为鲁肃的忠厚菀尔。但是在谭家父子演戏的这一刻,观众却要喷饭。观众忍机俊不禁,甚至小培也乐了,有一回他还加了一句词“开搅”——“也是应该的么”。台下自然是大笑不止,连富英听了也连连用水袖遮盖住眉眼。
王长林跟着谭鑫培唱《打鱼杀家》的时候扮演教师爷,后来跟谭小培也去教师爷,等到跟谭富英配的时候,演到萧恩怒打一场时,在台上忍不住来了一句"我都挨了你们爷孙三代打了!"

3、高宝贤(注:谭富英先生得意弟子)老先生家里有棵大枣树,夏天结满了枣,高老觉得这一树的枣,不摘点儿吃怪可惜的。闲着也是闲着,自己拿根竿子,爬上去打吧。高老一手拿着竿子,一手扶着树,就上去了——真够可以的。没想到爬到半高处,一失手,出溜下来了,滑到了地上,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寸,地下正好有根棍子,高宝贤一脚就踩在上面,滑了个大跟头。就这一下,瘫痪。后来竟至卧床不起,没多久便去世了。真可惜,多棒的角儿呀!就为了俩枣,值当么?

460年代,袁世海曾经自我批判说:“我有罪,我该死,下次再演《野猪林》,我来那野猪”

5、高庆奎某晚演《斩子》,请金少山来焦赞。金爱误场,快开戏了,才抱着狗来到后台,好歹二三地勾完脸儿,就上去了。金挑帘一亮像,台下都乐了。金心里还纳闷了:往常都是满堂好,今儿个怎么台下都乐呢?是不是扮错了。扭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哈巴狗跟着自己上来了,这一挑帘的功夫,小狗儿也跟着亮了个像。金一看别演了,先把狗轰回后台吧,台下都笑翻了。

6、文革后要恢复传统戏,王金璐老先生打算先来出文点儿的,想来想去就《战宛城》吧。可惜没人来典韦,只得去找张宝华。张宝华满口答应,但有一条件:得演两场,一场王的张绣,自己来典韦;另一场自己来张绣,王配典韦。王老自忖:倒是学过典韦这活,但不瓷实,算了吧。不请张宝华,请尚长春吧。尚老与王老乃丁永利同门师兄弟,自己又很少登台,就痛快地答应了。没想到一演出,干了。好儿全是尚长春的。王老一想,不能再用他,再换人吧。就找自己的徒弟杨少春,王老说:“你给师父来这典韦吧”。杨倒是直来直去:“师父您还不知道吗?我跟您一样,不能勾脸儿。”王老无语中。

7、梅先生排《穆桂英挂帅》时,郭沫若建议在最后加上开打的场子,这样这戏唱念做打就全了,再者对故事有个完满的交代。梅先生说:“不用打,咱们就赢了,因为我是战无不胜的。”

8、谭富英和童芷苓演《大登殿》,童扮代战公主。公主一上金殿就向薛平贵飞眼,台下反响很热烈,谭富英扮的薛平贵却没反应。下了台童芷苓问谭富英:“我给您递眼神儿,您怎么不理我呀?”谭富英说:“这场是大小婆见面儿,薛平贵谁也不能偏向”讲这则故事是为了说谭富英对戏情研究得很细致。

9、适值羊年,慈禧过生日,谭鑫培应招进宫演《捉放曹》,演到陈宫与曹操对白,陈宫念至:“那老丈一片好心,杀猪宰羊款待你我,不要多疑”时,老谭忽然把“杀猪宰羊”念成“杀猪宰牛”,众人皆以为他念错了词,宫中演戏不象外面戏馆里,即使错了,也不许叫倒好,可是那时不但慈禧、光绪以及王公大臣非常懂戏,就连李连英、崔玉贵等太监对京剧都是内行,老谭念错词,怎能瞒得过他们?本来演出完毕,照例慈禧、光绪要颁赐金银锞子等赏物,因这一字之错,一概全免了。回家以后,有人问老谭:“老爷子,您今个儿是怎么啦?‘宰羊’怎么念成‘宰牛’啦?”谭鑫培微微一笑,说:“一只羊就够杀头的啦,何况今年是三羊(阳)开泰,我本来就不愿唱这出戏,偏偏戏单又把这出开上去了,今儿要是按原词儿一念,先犯了个大不敬的罪名,倘再有人在大总管(李连英)跟前挑唆,那我还有脑袋吗?”原来慈禧与李连英都属羊,这年又是羊年,所以老谭说是“三羊(阳)开泰”,若照原词念“杀猪宰羊”,万一慈禧或李连英起了疑心,认为不吉利,岂不是要掉脑袋吗?老谭改了一字,躲过一场灾祸。后来老谭的话传入宫中,慈禧赏识他聪明过人,反给以重赏。
还有一回,老谭唱《文昭关》,被人暗算(也有说是管行头的忙中出错,这不是重点)。当他该上场唱快板“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腰中空悬三尺剑,不能报却父母冤。”时,管箱的故意把剑换成刀给他挂在腰间,老谭用手一握,不由心中一惊,应该是宝剑呀,怎么变成腰刀啦?在这节骨眼上,时间异常紧迫,台帘一掀,不容他多想,就手握钢刀走了出去。暗算他的人(据说是刘鸿声)高坐一旁,这个乐呀,心想:我看你怎么唱,腰里明明挂着刀,你只要一唱剑,倒好准上来,今儿个你必栽无疑。谁知这位老兄高兴的太早了,只听伍子胥上场开唱:“过了一朝又一朝,心中好似滚油浇,腰中空悬三尺刀,眼看仇人杀不了。”原来他把“言前”辙改了“苗条”辙了,真是改得天衣无缝,立时得了个满堂彩。暗算他的人这才领教了老谭的厉害。甚至后人有就唱改版的了。后来被侯宝林大师编进了相声段子。

10、某次,反串《八蜡庙》,梅大爷的黄天霸,杨小楼的张桂兰,报名之时,梅报:“黄天霸!”杨小楼随即报名:“福芝芳!”台下绝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12-12 10:35 , Processed in 0.12351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