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868|回复: 0

金岳霖逸闻:简单又有趣 独此一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22 08: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9年06月12日 16:11凤凰网文化专栏
http://culture.ifeng.com/column/liuyqminguo/200906/0612_4153_1200640.shtml



长沙(祖籍浙江诸暨)金岳霖先生,他一生只写了三本书,很少人看得懂,但他的逸闻趣事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有人描摹金岳霖,以“笃实、软弱、真纯”六字,庶几近之。他的性格中还有超脱人间烟火的道家气息,名士风范,高洁又高雅。


有的人简单,有的人有趣,又简单又有趣的人,只有金岳霖。金岳霖十几岁的时候,按照逻辑推理出中国俗语“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有问题。他发现,如果把这两句话作为前提,得出逻辑结论应该是“朋友如粪土”。“朋友如粪土”,这样的发现,也只有享受思维的乐趣的人,才能获得。西南联合大学时期,有一学生感到逻辑学这门学问十分枯燥,便好奇地问金岳霖:“您为什么要搞逻辑?”金答之曰:“我觉得它很好玩。”


说来好笑,金岳霖致力逻辑研究,是从吵架开始的。1924年,金岳霖在法国游历时,金岳霖与恋人秦丽琳(美国小姐LilianTaylor)、好友张奚若在巴黎圣米歇大街散步,遇见一些人不知为了什么事争论得很凶,三人便参加进去,也争论起来,由此引起了金岳霖对逻辑的兴趣。1925年,金岳霖回国,丽琳随金岳霖回到中国,据说“她倡导不结婚,但对中国的家庭生活很感兴趣,愿意从家庭内部体验家庭生活”。


金岳霖受过系统西学训练,在气质上却可以与辜鸿铭或刘文典相比。但金岳霖没有他们身上的颓废之气和遗老气味,也没有他们与生俱来的那种傲岸。辛亥革命爆发后,金岳霖很快就剪去头上的辫子,还仿唐诗《黄鹤楼》写了一首打油诗:“辫子已随前清去,此地空余和尚头。辫子一去不复返,此头千载光溜溜。”金岳霖和他所处的时代,和他周围的人,没有剑拔弩张的时刻,有的只是这样的风趣。


1950年,艾思奇到清华大学演讲,批判形式逻辑,说形式逻辑是形而上学。艾思奇讲完之后金岳霖带头鼓掌。当时艾思奇正想用逻辑分析金先生的举动,不想金岳霖接着说:“艾先生讲得好,因为他的话句句都符合形式逻辑。”


1955年,金岳霖调到中国科学院做哲学研究所的筹备工作。到了哲学所,另一个副所长对金岳霖说应该在坐办公室办公。金岳霖不知道:

“公”是如何办的,可是坐办公室还可以坐。“我恭而敬之地坐在办公室,坐了整个上午,而‘公’不来,根本没有人找我。我只是浪费了一个早晨而已。”


就金岳霖的性情而言,他和美国女子秦丽琳同居不婚,过当时很新潮的生活,也许是因为好玩。

金岳霖的精神趣味和生活方式好象很西化了,他的湖南客厅里有两位厨师,一位做湖南菜,一位做西餐,但笔者总觉得,他喜欢书画,星期六聚会中,大学教授居多,常谈艺术和建筑,他的底色很是中国典雅的文化韵致。

金岳霖一生最爱的人显然是林徽因,这样不搀任何渣滓的纯爱,已经成为绝唱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8-20 04:08 , Processed in 0.12358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