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1310|回复: 1

[转帖]江湖“刀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5-28 13: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次在洛宁游览神灵寨,假如不是在山腰处歇脚时要了那山民一瓶可口可乐解渴,也许我会错过那卖茶水山民的一句关于刀客的话:“这神灵寨山深树密,国民党一个军进来,出去时只剩下一个连。那一个连还是因为用‘袁大头’贿赂刀客,才活命出了山寨。”

洛宁人所说的刀客,其实就是土匪。刀客叫起来,上口还雅致,似乎隐含着一层侠士的意味。后来,一个老家是洛宁的郑州人说起刀客:刀客厉害哩,高兴了,杀进城里,夺了县衙,当几天县太爷威风威风。又一高兴,拍屁股走人!

我的从洛宁山窝窝里出来的朋友,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那个在神灵寨设摊做买卖的山民,看模样也不过是小五十的人,他们 生活 的时代,已与刀客历史无缘,但他们那好似亲历般的口吻和有些崇拜的神色,是哪里来的?是《水浒传》读多了,抑或是《罗宾汉》看呆了?

洛宁朋友的回答很自豪:老爸说的。我爸说,他也打过土匪。枪一响,土匪呼啦一声从山寨里冲将出来,七八十个初次上阵的民兵被那阵势吓蒙了,哗一下子全散了。后来民兵们经的场面多了,打得越来越好,一条长长的绳子一捆就是一串土匪。当时一个区长朱笔一挥,就可以把一群土匪拉出村外毙掉。我记得,老爸讲述自己的“革命史”时很有些得意。我问:你亲手杀死过土匪吗?老爸拨拉一下我的后脑勺说,那是镇压土匪。

人民政府彻底灭了土匪。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没有匪患,而关于土匪的传说变得越来越离奇。对于绿林中人的传说,真实性似乎是次要的。老百姓宽容地对待刀客,只要他们是被逼上了“梁山”,曾经有过放粮济民的记录,又不太爱滥杀无辜,对待妇女还比较有人味的话,老百姓就会把他们视为好人,关于他们的事迹就会被添油加醋地“虚夸”起来。其实,即使是有侠气的土匪,也难免有凶残的一面。比如罗宾汉这位中世纪西方侠盗,在他的刀下身首分离的富人难道活该死去?武松“血溅鸳鸯楼”,连人家的丫环也一并做了,够狠吧?

我知道民变匪是“凶年饥岁”的逼迫,也知道深山老林曾是土匪频繁出没的地带,还知道在“土匪史”中,豫西、湘西的土匪是中国土匪中最具典型性的“标本”。我无力涉及深刻的历史哲学,也不想虚夸土匪或所谓刀客的传奇。我只想带大家到豫西洛宁去看看,那里至今残存的土寨子是土匪们劫掠历史的物证。

洛宁县郭村那土寨子,就在村民曲俊安的院门外,曲俊安对它既熟悉又陌生。每天曲俊安出了院门,只需略微抬头就能看到上辈人为躲避土匪而建起的寨子,寨内还有依塬(塬即水冲刷出来的平头高坡)上地势开掘的可供人临时居住的窑洞。啸聚而来的土匪一旦实施强攻,村民困守寨子的日子,可能是数天也可能是数周。根据经验,村民们一般会在寨内预备一些维持活命的必要物什,如水、粮食、厨具等。

郭村的寨子不是围着村子建的,而是在紧挨村子的塬上另建。刀客来了,村民就躲进寨子;刀客走了,大家再回村。过了塬,再往东便是荞麦山,过了荞麦山就山山相连了。郭村坐落于川上,川即狭窄的平地。郭村一带的地貌,是豫西“七山二塬一分川”的缩小版。洛宁山多树密,又地处豫西边远地区,正是个极适合土匪出没的地方。

55岁的曲俊安没有亲历过土匪蜂起的时代,他喊来了耄耋之年的吴建林。吴老人遥指寨墙处一个颇似洞穴的地方说,那是寨门。因为风蚀雨淋,在我到过的洛宁村落已无完整的寨子。县城东北30公里处的城村,因村寨如城而得名,它始建于捻军起义的年代,两丈多的寨墙把近百亩地的城村包裹得严严实实。村民说,匪没了,人多了,村要扩大,寨墙妨碍大家盖房子,所以几十年过去,寨墙就七零八落了。

城村原来有一个大地主张凤泉。村里人说,张家最兴盛时有田地4000顷。从寨墙碑上知道,城村的寨墙是张家独资修建的,并曾多次被毁。那寨墙碑为光绪元年所立,记录了大地主张家几代人的功德,可惜文字中没提耗资的数目。城村村民张合龙说,刀客绑过城村的票,但大杆子(匪首)从城村村外过了几回,却都没有攻寨。

依刀客的脾气,甭说一个小小的城村,就是坚固的县城也不放在眼里。在洛宁历史上,就曾经发生几股大杆子合伙打进洛宁城、政府在当地一度丧失统治权的事。

刀客的掠夺方式,无外乎两种:攻城夺寨,绑票。洛宁的刀客,包括大杆子都很少有政治动机,可以框定为经济土匪。一个老奶奶曾告诉我:一个刀客抢到一条裤子,自己舍不得穿,送给了家人。刀客的产生,多半可归因于贫穷。我琢磨过洛宁有名有姓的著名刀客,他们清一色是苦大仇深的贫民,多半斗大的字不识一个。

刀客索取财富的方法很直接:先是以暴力要挟,主动拿粮送钱的,收刀绕村走人;不然,杀进村去血洗一场,连一只鸡都不放过。
发表于 2007-11-20 10: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北刀客、东北胡子,山东响马,其它地区如何称呼??
      西安事变的两个主角一出西北,一出东北,中国历史上胆子泼天的人绝对出身于此行业,“舍出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为与杨将军同样出身西北的李闯王做传的李健侯先生在《永昌演义》中有句“时来作恶天还怕,运去看经佛不灵”。是对这类社会人员的最好写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11-19 23:16 , Processed in 0.13857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