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981|回复: 0

[转帖]大武生高盛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5-24 10:2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盛字輩鼎甲大武生

高盛麟先生出身「富連成」科班,與楊盛春、李盛斌共稱盛字輩大武生三鼎甲,長靠、箭衣、紅生、武淨戲尤佳,天賦好嗓高亢裂帛,乃百年梨園自楊小樓之後,正宗大武生第一人------

北戲南藝第一人

當年坐科漢皋年月,常聽高盛麟先生聊演藝成功真諦:一,長靠底子打得滋實:得北派武生宗師楊小樓與劉宗揚、丁永利、孫毓堃諸家真傳;二,有高低不擋嗓子,能唱老生戲也不歸老生,臺上只帖武生戲;三,博採眾長北戲南藝,由三十年代出科離開北京,長期在南方上海、南京、武漢各地搭班奏藝,與蓋叫天、周信芳、林樹森、唐韻笙、劉奎官同臺,深受諸家所益:一箭仇,洗俘山、惡虎村學蓋五爺,古城會、戰長沙學麒老牌與林樹森,艷陽樓、走麥城學唐老將,蘆花蕩、通天犀學劉奎官------

武戲大會傲視群雄

四十年代上海灘常有武戲大會,南北群雄同臺大比武,一次天蟾大舞臺帖出「艷陽樓」:高盛麟之高登、蓋叫天之花逢春、高雪樵之呼延豹、趙松樵之青面虎、葉盛章之秦仁,如此陣容,除葉盛章是同科出道之外,其餘各位皆為南方前輩大家,高盛麟當年轉輾天蟾、黃金、皇后、中國各戲院,因受雅片煙所累,競技狀態並不上佳,一介基夲班底二牌武生能享如此眾星捧月,可見南北藝壇百年以來高盛麟在梨園同仁心目之江湖地位,武生界無人能出其佑------

落藉漢皋戒大煙

1949年春,上海易手,幾大京戲院先後為新政權接收,老闆吳信哉、張善昆等人皆都遠走港臺,基本班底處於停鑼待哺狀態,高盛麟先生亦困頓滬濱無著------

1950年春節,由周信芳先生領軍之前中南京劇工作團訪問滬濱,帶去上海的「三打祝莊」參加上海春節戲曲大會,郭玉崑之石秀、楊菊蘋之顧大嫂、楊玉華之滬三娘、陳鶴峰之樂和、董少英之宋江、張宏奎之李逵、高百歲之鍾籬老人、葉盛茂之祝朝奉、劉文振之祝小三,好角兒同臺不分牌位、眾星合作捧月之全新面貌,令上海灘舊劇觀眾耳目一新,中國大戲院「全院滿座」連掛月餘,新中國建政之初的大上海滿城爭說「新平劇」------

其時困居上海的高盛麟先生經梨園故舊賀玉欽先生介紹游說,一同加盟「三打祝莊」,高盛麟之孫新更為「新平劇」錦上添花,中國大戲院演出期滿,應中國首個國營體制京劇團、前中南京劇工作團相邀,參加革命隊伍落藉漢皋藝壇------

1951年武漢文管當局明令戒毒,安排高盛麟先生獨居民眾樂園二樓小京班後樓小屋,隔離戒大煙;其間同時隔離高太太,切斷所有以資高氏的外界毒源,當年高盛麟先生硬是在獨居小樓水泥地上,吊毛甩過去、搶背摔過來,慘烈沖過生死界,一代大武生高盛麟於漢口成功戒大煙故事,一時成為新政權德政流傳港臺------

1953年初春,伶界大王梅蘭芳重訪漢皋,在南下的京漢路上,聽北上接梅劇團的漢口人民劇院經理金碧濤介紹高盛麟戒大煙故事,當且告訴祕書許姬傳與管事姚玉芙:這次漢口帖「梁紅玉戰金山」,請盛麟來頂林樹森先生的活兒韓世忠;梅劇團當家武生楊盛春則配演韓彥直,漢口道上戲迷爭說大武生傍梅王,高盛麟先生精神勃發,迎來人生藝事黃金頂峰之漢皋年華------

領軍「雁蕩山」陣容無兩

五十年代初期,東北瀋陽京劇院以全新武戲「雁蕩山」,名震北京中國戲曲會演大會,該戲至今久演不衰、流傳南北藝壇幾十年------

回眸當年與北京、上海號稱「京劇三鼎甲」之武漢京劇團「雁蕩山」:高盛麟之孟海公、朱寶康之賀天龍、一堂孟兵:郭玉崑、賀玉欽、崔生泉、倪海天、皆是武生好角;戲中郭玉崑與朱亞林之「奪刀」;賀玉欽與陳少峰之「盾牌槍」;楊正義號兵之筋斗,皆為「雁蕩山」之超前首選陣容,獨步南北藝壇一時無兩------

六十年代「走馬換將」

高盛麟先生自三十年代由北京出科,遊藝南方三十年之後首度北歸故里,北京的李少春、天津的厲慧良皆都停演觀模;腰架鋼條在京療傷的王金璐坐著輪椅也來觀劇,掀起北京「楊派武生」熱潮連續近兩月。尤其高盛麟在師友企盼與戲迷渴望之下,與裘盛戎在北京工人俱樂部上演之「連環套」;與富連成總教席蕭長華在北京廣播電臺錄音之「落馬湖」,皆為內地曾經禁演十年之久、楊派「八大拿」戲碼出土,高盛麟不負各界所望,眾人口碑一致公認:正宗楊派!蕭長華師父笑語頻頻,逢人便說:盛麟像小樓---盛麟真像楊小樓------

藝品守成四正方圓

當年漢皋藝壇坐科問藝,正趕上高盛麟先生精神勃發之黃金年華,遍觀高氏臺上長靠、箭衣、短打、紅生、武淨戲,由常動必帖的楊派正宗「挑滑車」、一趕二「長板坡、漢津口」至偶然應景的扑跌「詐歷城」、短打「三岔口」,齣齣守成四正方圓!

行家皆知:高先生的戲初看沒什麼特別地方,他的玩藝別人全能來,別人的玩藝他未必有!絕妙在同一齣戲看過三遍之後,發現高先生的「玩藝沒什麼」之中大有文章,越看越見門道。近年返內地與京、漢、滬、寧四地的行家知音常常聊到高盛麟先生其人其藝,特將今日內地坊間所見得到的,高盛麟「挑滑車」錄像同時相比厲慧良或王金璐同期版夲;高盛麟「古成會」錄像同時相比李萬春或厲慧良或王金璐同期版夲,各有千秋各有所其好之中,高盛麟先生的臺風氣度、玩藝穩準、火候拿捏,皆合渾然天成,更加耐看!更合份量!

當年漢皋道上,多次親見高先生紥大靠:綁至手掌乃可插入胸堂為度,上得臺去提氣漲胸,靠板子蹦緊帖背如同板上釘釘一般,不論翻身、飛义、下場花、群蕩子,靠旗與飄帶從不攪繞;多次親見高先生登厚底:長靠箭衣戲至少三寸半、紅生老爺戲高至四寸,不論跑圓場、馬趟子,如同冰上飛車一般,大開打腳下有準譜,從不多走一步、多轉一身,一齣大武戲下來,胸口不倒大氣、臉上不掛汗珠,大武生藝品能達此境界,堪稱:王者至尊!

早在四十年代上海滩與六十年代北京城,皆曾經有「高盛麟沒什麼!」之論,當然也曾經有有梨園行家如此說:「把你們幾個(一群武生)捏成一團,也頂不了高盛麟!」

願以此文遙念高盛麟先生,漢皋道上梨園舊影已是昨夜星辰,輝煌不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9-5-21 16:18 , Processed in 0.121294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