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101|回复: 1

朴丽子书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5 08:18: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叙
    买书有年,涉猎渐广,集藏日丰。唯杂事频扰,余暇既稀,心境复躁,展卷把玩而神有旁骛,束之高阁又心向往焉,此情此境,只堪向同道者诉,未敢与不知者言也。然虽未细读,尚曾浏览,稍识大概,愧乏深知。诸葛孔明于书观其大略,不务精熟,小子何人,岂敢妄学前修,惹哂大方。无奈囿于才学,窘于识见,严整之书评自不敢胡作,免露马脚;散漫之书话却斗胆试笔,以浇块垒。书话一体,唐弢开风气之先,郑振铎、阿英并世驰骋,黄裳、姜德明继武前贤,此其荦荦大者,至若跟风影从竞趋此道者,不知凡几,大抵皆辨版本源流,叙购藏经过,鉴装帧妍媸,别内容美丑,自非富于藏书且精于看书者不能道。小子藏书不富更无独得之秘;看书幸未泯然众人却也非独具只眼,是以我之书话,乃读常见书,说自家话而已,我既无宝秩示人,君亦无春风可沐,我自姑妄言之,君自姑妄听之耳。作文则只妄求凝练,是文是白亦或不文不白,已无暇计较,亦无力经营;资料则或得于平时阅读,或来自临时百度,虽曰信息众人所共享,学问天下之公器,或难免拾人牙慧之讥,掠美他人之嫌耳。是为叙。

1《晚明百家小品-冰雪携》
    民国廿四年中央书店初版,国学珍本文库第一集第四种,吴下懒仙卫泳编着。以百二十元购于孔网。此书曾倩人于“中美百万”下载电子版,骤睹芳容,惊艳莫名,志欲得之。查孔网有两家出售,一者品相甚好,纸张自然老化,泛黄而不至于脆,唯于一角有折痕,其余如未经翻阅,历近八十年沧桑岁月而能整饬如此,殊堪称叹;要价二百四十元。一者外观较差,封面残破,内容无损,对之如晤罹乱之闺秀,憔悴衣裳,倾诉曾经多少风雨。然要价亦达两百之巨。书生清贫,无计奢求,望书兴叹,徒唤奈何。尔后岁月奄忽,人事倥偬,而此书常萦系于心,未尝释怀,一夕复查孔网,前者已售,插架别家矣,好书得归良人,亦是幸事;后者则犹待字闺中,婆家难觅。意恐此番错过,更无别处续良缘,遂急与店主议价,数番往返,各有相让,事遂谐矣。待得捧书审视,其不足之处如网店书影所示,多有破损,书脊且粘附有透明胶纸,殊碍观瞻,唯多页散脱,纸脆易碎,则未予明示;至于版式之疏朗,字体之妍美,则皆足有怡人眼目,沁人肺腑者;而所选之文皆独抒性灵不拘格套,所附之评亦独述己见不落窠臼,俱见古人之情致闲逸才情浩荡。
此书与郑元勋《媚幽阁文娱》,丁允和、陆云龙《皇明十六家小品》并为明小品三大选本。《文娱》于国学数典下得电子版,乃中国文学珍本丛书之一,排版稍密,字体略小,未曾细看。《小品》曾得以廉价购于孔网,虽为精装,实为盗版,委屈将就,聊胜于无。

2 《清八大名家词集》
    此书岳麓书社出版,厚册精装,购于安大校园书店,价仅十四,惜横排简体,与词体不称,纸张印刷亦不尽如人意。王国维曰“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 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窃以为一代文学自有一体为盛胜,非 他体所能抗衡,此为“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之别解;若谓前朝一代之文学“后世莫能继 焉者”,则不尽然。即以词论,宋词固然本色当行,元明词虽衰敝不彰,清词却呈中兴之象,数量之巨大,流派之纷繁,内容之深广,皆非赵宋所能及;艺术技巧方面,见仁 见智,亦未可轻为轩轾。又,宋人毕竟邈远,情感虽然相通,痛痒终嫌隔膜,不若清人之休戚相关,呼吸与共。读宋词如赏古画中美人,美则美矣,不扰我心;读清词如遇校 园里花魁,恍兮惚兮,神与俱往。此书钱仲联所编。沈轶刘《繁霜榭词札》曰:“民初四词家外,尚有三大名家,窃准汉末成例,拟为一龙,以夏承焘为龙头,钱仲联为龙腹 ,龙沐勋为龙尾。……钱氏词清扬丽则,和神当春,令人不思魏晋。”钱氏中年始为词 而能有如此成就,可见其才力之雄;而其于有清及近代之诗词研究亦有筚路褴褛之功。 钱钟书于《容安馆札记》中称钱仲联“渺然侏儒,衣履华鲜。作诗亦小有才藻”。可见钱仲联形体不伟,难比钱默存之玉树临风;亦可见钱钟书性存刻薄,尚未达粹然儒者之境。若以作诗论,钱仲联诗承瀚海之辽阔,比星云之光华,固非《槐聚诗存》所能望其项背。而钱钟书犹在其自序中称“他年必有搜集弃余,矜诩创获,且凿空索隐,发为弘文,则拙集于若辈冷淡生活,亦不无小补云尔”。徐晋如评曰“此种嘴脸,最令人厌” ,良然。

3 《袁中郎全集》
    民国廿四年中国图书馆刊行,黑漆布精装。以百五十购于孔网。扉页书名“袁中郎全集”五字,规矩中见秀逸,不知何人所题。《全集》含诗集.文钞.游记.尺牍.随笔五种。中郎诗失之浅显,了无余味;其文则清雅隽逸,情趣盎然,字字径从胸臆中溢出,得自然风流之致。上古社出版有钱伯诚《袁宏道集校笺》,初印清晰,然售价已然离谱;再版却是影印,模糊可厌,纸张亦白亮刺眼。百年老店,如此透支信誉,不知意欲何为。此书尚有海南国际出版社之《传世藏书》版,然我料其绝不能传世也。
   
4《近代二十家评传》
    以二十元购于孔网武汉博览书店。八七年书目文献出版社初版初印,无有二印,更未再版,一笑;本有《续传》之议,惜唯见其序,不见成书。后三联书店以《近代名家评传》为名出版一二集,始成完璧。王森然著述,钱玄同题签,钱君匋装帧。疑古玄同驳桐城为谬种,斥选学为妖孽,实为文学革命之悍将。至欲废弃汉字,改用拼音,则有矫枉必须过正之嫌,固非本愿。其书法情结难解难化,篆书隶字可赏可观,即为明征。钱君匋一身精书画印三艺,复有“钱封面”之雅号。其本船工之子而聪颖灵慧,机缘凑泊,得丰子恺爱赏,多蒙襄助提携,遂成就其一生功业。可见际遇无常,人各有命,设无当日丰翁之慧眼热心,岂有钱翁今日之誉满艺林?此书封面简洁,安静沉着,与书相得,足增书价。
各评传主为王闿运.吴昌硕.沈曾植.柯劭忞.廖平.林纾.严复.康有为.罗振玉.章炳麟.梁启超.王国维.陈独秀.周树人.章士钊.刘师培.李大钊.胡适.郭沫若.李泰棻,在各自领域莫不登峰造极,俯瞰群雄,实为彪炳千古之人杰,光耀百世之英豪。“内容提要”谓“所收各传,取材丰富,颇可广人见闻,知人论世,见解常有独到”恰为的评,洵非虚誉。
《近代名家评传二集》各传传主为樊增祥.陈宝琛.王树枏.陈三立.张謇.易顺鼎.梁鼎芬.齐璜.谭嗣同.蔡元培.傅增湘.黄节.高步瀛.丁世峄.吴承仕.黄侃.钱玄同.黎锦熙.刘复.徐志摩,亦皆卓然名家,后学难及。惜尚未入手,不得寓目,得便当购藏一读。

5 《艺林散叶》
    以二十元购于孔网。八二年中华书局出版,郑逸梅著,叶圣陶题签。灰绿封面上染色成叶,写树成林,寓意书名。补白大王文笔简练清逸,为人博洽多闻,是以虽为钉头琐屑,难当大用,却也雅隽可观,增人识见;记述艺苑名流轶事逸闻虽只现一鳞半爪,却让人想见云中之龙。至其记诵舛误,传闻无征之处,亦在所难免,要之白璧微瑕,不掩其辉。逸梅翁著述宏富,耄耋之年犹笔耕不辍,早年作品以文言出之,旨趣潇洒,辞藻隽永,耐人诵读;晚近为文多用白话间以文言,语调则如对人晤谈,读来稍显拖沓繁芜,犹喜用“哩”字作结,殊乱文气。此书尚有续集,然初版难得,新版又不喜其装帧,是以暂缺。今人唐吟方之《雀巢语屑》,取径仿佛此书,内容可补其未及,文采则远逊矣。广陵散绝,嗣后难续,亦不必苛责时贤耳。

6《近代江西诗话》
    九四年百花洲文艺社出版,胡迎建著,傅周海题签,傅书画兼擅,并工翻簧、竹刻、漆画、砚刻诸艺,尝得马一浮、来楚生、吴茀之、陆俨少、沈子丞之指点,复得民间艺术与西北风情之熏陶,是以卓然成家,推倒众人。扉页题字者乃海上耆宿周退密,工诗词、擅翰墨,精碑帖,富收藏,且习法律,通法语,真所谓能者无所不能。周氏之书,尝览其《上海近代藏书记事诗》,惜为电子版,且清晰度低,未终卷即作罢;新近黄山书社出版其诗文集,位列“当代诗词家别集丛书”,煌煌三巨册,售价一百余,尚未敢贸然出手也。《诗话》封面嵌入山水画,笔墨苍润,意境悠远,与题签之古朴凝练相得益彰,然未能与整体背景浑融无迹,是其小疵。
    江西诗自渊明始,尔后代不乏人,唐宋八家之欧.王,诗词亦成家数。至于近代则作者繁兴,陈散原冠冕一代,压倒群雄,文芸阁.李梅庵.高伯足.胡步曾.夏吷庵.汪辟疆.陈师曾兄弟.邵潭秋.龙沐勋.萧恭甫. 王简庵诸人,亦皆所谓天下之士,不可无一,不能有二,学问诗文,各有胜造,洵足为赣省诗坛之翘楚,中国学界之雄杰。而惊才绝艳高标绝俗若白采者,自评《高邱行》“自李白以来九百年无此诗,后二百年亦当无知者”,迈往不屑,奇气自负,李太白林庚白亦无此啸傲。其《绝俗楼我辈语》与盛于斯《休庵影语》,苏曼殊《燕子龛随笔》,沈三白《浮生六记》,史梧冈《西青散记》同为周作人“觉得不佳”之闲书,后三者皆得购读,反觉大佳,前二者却无从罗致,徒然神往。
    胡迎建乃当今嗜诗能文之士,以乡贤而谈乡故,因而欣慕之情切,敬恭之意深,征文考献,殚见洽闻;以诗人而作诗评,故能明辨诗艺之妍媸,细察诗人之旨归,不似时下之诗词研究者,不知创作之甘苦,隔靴搔痒,空谈无根,徒逞理论之新异,生搬硬套,凿枘不合。
而人往风微,謦欬难闻,今兹不述,后益难徵。各省若皆得才学识如胡君者,搜剔乡邦之文献,表彰故里之先贤,挽斯文于既堕,发潜徳之幽光,克传薪火,垂惠后学,则善莫大焉。
    此书乃作者签赠同乡诗友袁小帆者,百度知袁著有《行吟集》,其《落花》诗:“雨打黄昏独倚楼,翻红堕素尽成愁。问花不语情尤切,沽酒无钱韵独幽。半面妆残伤易别,回风舞罢苦难留。长空落寞山含恨,向晚茫茫泪欲留”,亦所谓善写愁苦者。二零零六年以车祸去世,人亡书散,物聚难常。因想我辈藏书,曾经我手即是幸事,又何必苛求子孙永保哉?

7 《千百年眼》
    以廿九元购于孔网,八七年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明•张燧著。自古文人论史之篇沉沉夥矣,而多空疏之言,腐儒之见,谨守樊篱,不敢稍越。求能自出机杼,别开生面者,百不得一。以我涉猎所及,王夫之《读通鉴论》气象博大议论宏伟,不愧鸿儒巨制;袁枚《牍外余言》.苏轼《东坡志林》.李渔《笠翁别集》均为才子手眼,心裁别出;廖燕之史论.空空道人之《岂有此理》议论翻腾笔墨恣肆,有犀烛既往目空一切之概。此书作者独具千百年眼,举千百年事,皆剖其隐微,析其源委,道俗儒所不敢道,言文人所不能言,眩人眼目,醒人心脾。孟子之不尽信书,顾颉刚之疑古,张燧可谓二美并具。清廖燕之《高宗杀岳武穆论》主旨全仿《宋高宗不欲恢复》一篇。

8 《闺中忆语》
   两千零六年上海文艺社出版,徐元济注释。收有冒辟疆《影梅庵忆语》、沈三白《浮生六记》、陈裴之《香畹楼忆语》、蒋霭卿《秋灯琐忆》、余其锵《寄心琐语》五种,皆以绮丽旖旎之笔,抒缠绵悱恻之思,缱绻闺情,荡人心旌。若董小宛,陈芸,王紫湘,关秋芙,胡淑娟诸女子,多愁善感,骨秀神清,虽遭封建枷锁之桎梏,犹幽然逸香而为奇葩,人虽已婵娟为广寒宫之梅花影,惹人神驰犹在千载下。此书初遇于皖新华书店,装帧娟美,辞藻隽逸,感情凄艳,诚为近年难得之好书,售价三十则稍嫌其贵,未能携卷而归。后竟于特价书店以十元购得,虽曰幸甚,而于现世读书风气之转变,亦不能不发一浩叹。周瘦鹃尝编有《忆语选》,冒、陈、蒋著而外,尚收有王莼农之《菊影楼话堕》,向曾下载有电子版,然未阅读。另王大觉之《咒红忆语》“亦复好语如珠,凄情欲涕”(郑逸梅语),不知中国美术出版社《南社王大觉诗文集》收录否?江东杨云史之《谥妻记》,“有字里飞花,行间泪滴之致”(郑逸梅语),惜无从罗致,仅能于《忆语拾遗》中读其片段,然已足馨齿颊矣。岳麓书社、上海古籍出版社、湖北辞书出版社均曾于其小品丛刊中收录冒沈陈蒋四书,不及其他,陈陈相因,不务拓新,致令奇文黯然不彰,好书湮没无闻,惜哉!

9 《美的历程》
   购于卓越。三联书店出版。青色布面精装,封面压印古朴图案,此外即书名亦无,干净利落,衬页用纸考究,书后附图精美,俱见装帧者之匠心独具。此书版本繁多,然皆不可人意,此版虽未尽善尽美,尚堪体贴,唯插图未能植入文字中,是其憾处。大二始阅读此书,极为震撼,学识之渊博,见地之深刻,文笔之遒美,气势之恢弘,诚非大手笔不能至此境界。
其标题“龙飞风舞、青铜饕餮、先秦理性精神、楚汉浪漫主义、魏晋风度、佛陀世容、盛唐之音、韵外之致、宋元山水意境、明清文艺思潮”,举重若轻,气度不凡,提举典型,总括一代,作者之宏观远见,允推独步。李尚有《华夏美学》《美学四讲》《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等书,皆未曾读,憾憾!!

10 《二十世纪名家词述评》
    以廿五元购于合肥爱知书店,两千零六年安徽文艺社出版,刘梦芙著,饶宗颐题签。合肥城小地僻,文化气氛浅薄,近难比南京,远不如上海、皇城。书店少,可为标杆之书店遍城难找,其稍堪称述者,则唯一爱知耳。爱知之书门类齐全,举凡文史哲艺术等学科,上古中华三联等名社之名著新品,皆能广搜博采,兼收并蓄。售价八五折,比之卓越京东固有不逮,比之新华书店则略近情理。书店门口供奉财神,惟愿其显灵以救缪斯。刘君梦芙乃当今旧体诗坛之祭酒,克传家学,转益多师,美于才具,益以勤悫,遂成就其名山事业。尝得海上耆宿沈轶刘品题:“雅有词笔,风格苍凉,善于变化”,网传与茂名陈永正、麓江王翼奇并称“海岳三杰”,然愚意以为王或难为其俦耳,易以天津王蛰堪,庶几三足鼎立,不倾一脚。“百年词综论”,高屋建瓴,视野宏阔,近百年词坛之壮观声色,描摹殆尽;“名家词专论”,专论名家吕碧城、夏承焘、丁宁、钱仲联、饶宗颐、霍松林之词,精义迭出,悉中窾要,形式则遵循现代学术规范,提要钩玄,纲举目张;“近百年名家词话”,既有诗法艺术之宏观把握,亦有具体词作之微观鉴赏,以人为纲,各成专篇,此其与前人词话迥不相侔处;“‘五四’以来词坛点将录”,点将录昉自明末王绍徽《东林点将录》,乃小人指目君子,纯属政治罗织。清舒铁云则“借说部狡狯之笔,为记室评品之文”,作《乾嘉诗坛点将录》,惜诸将虽备,评文无多,胡山源《幽默诗话》收有此录。汪辟疆踵之作《光宣诗坛点将录》,钱仲联《顺康雍诗坛点将录》、《道咸诗坛点将录》、《南社吟坛点将录》、《近百年诗坛点将录》、《浣花诗坛点将录》、《光宣词坛点将录》继之,集此体之大成。刘君此录即续钱著而作。今人冯永军之《当代诗坛点将录》、苏无名之《网络诗坛点将录》、胡文辉之《现代学林点将录》、王家葵之《近代印坛点将录》,夏双刃之《民国以来旧派小说家点将录》,诚属洋洋大观,竞相生辉,虽功力互有高下,门类各有同异,要之皆煞费经营,深具情趣。另,朱祖谋之《清词坛点将录》,柳亚子、胡怀琛之《南社点将录》,虽成谱未附评,吴江范镛《诗坛点将录》,“大胆书生”之《小说点将录》则唯知其名未见其文。黄山书社之《诗坛点将录大观》不知何时始能出版,小子翘首企盼久矣。
   我虽未能入刘君学问之室,却曾登其堂购其书,《二十世纪中华词选》《梦苕庵诗文集》均得其签名钤印,并蒙赠《选堂诗词论稿》一册,亦是一段因缘耳。
发表于 2016-7-4 08: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可乾没其中,乃旧式读书之趣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7-11-21 15:55 , Processed in 0.13862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