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287|回复: 1

[经部] 四書經疑問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8 10: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抱缺堂主人 于 2016-3-28 11:03 编辑

著者:董彝
出版社 福建建安同文堂
時間:至正十一年
影印本來源:中國科學院藏本
古籍出版   四庫未收書叢刊 影印
略考證:
(一)、現存版本的基本情況
據筆者所知,該書現存兩個版本三个印本,一為元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福建建安同文堂刻本,一為明初本翻刻本。元本現藏於國家圖書館、中國科學院圖書館,明初刻本藏於台湾故宫博物院,《中華再造善本》即以國圖藏本為影印底本,而人民出版社影印的《閩刻珍本叢刊》以及北京出版社影印的《四庫未收書輯刊》則以中國科學院藏本為底本,而《原国立北平图书馆甲库善本丛书》则影印出版了明刻本。由於原始文件的獲取較為困難,且對研究結論影響可控,本文採用以上三个影印本作為立論依據。現分別介紹這個三個印本的情況。
元至正本的两个印本是半業十一行,每行二十一字。該本卷五第二葉錯成半業十二行,但每行仍是十一字。問題低三格,回答均頂格。版式為四周雙蘭,細黑口,雙魚尾,上魚尾下刻書名卷次如“四書疑一”,下刻頁碼,頁碼每一卷重新計數。此書標題,每卷不同,卷一至卷四,前後並署《四書經疑問對》,卷五前題署《四書經疑》,後題及卷六七前後題均作《四書疑》,卷八前題作《四書擬題經疑問對》。
其中,國圖藏本卷末有吴兔床手跋二則,文載《拜經樓藏書題跋記》,卷首有“拜經樓吴氏藏書” “仲魚過目”、“郋園秘笈”、“北京圖書館”等四枚朱文印章,另外卷五有“陳仲魚讀書記”,卷末有“兔床”等印章。可知該書經嘉道學者、藏書家陳鱣(1753—1817)收藏,後入吴騫家。據史料载,吴騫常與陳鱣、黃丕烈等賞鑒析疑,互相抄錄、校對。他又得馬氏道古樓、查氏得樹樓大量末元精刊,共計不下五萬卷,均藏于拜經樓,其中不少是宋元珍本 。清末該書又流入葉德輝家裡,最後進入北京圖書館,並且於上個世紀四十年代隨同國民黨政府抵臺,進入臺北故宮博物院。
而科學院圖書館藏元本則於卷首葉和卷五首葉自下往上依次鈐有相同的“壽華軒”、“伯義”、“盛昱”、 “慰蒼收藏善本”、等四枚印章。“伯義”、“盛昱”均為盛昱藏書章, “慰蒼收藏善本”乃貴陽趙用霖之藏書印章。趙用霖字慰蒼,壽華軒為趙氏藏書樓。盛昱字伯義,一作伯熙,滿族鑲白旗人,肃亲王豪格七世孫,生於1850年,卒於1899年。而“壽華軒”主人趙用霖,曾主管教育部图书馆,與魯迅共過事。喜藏书,有不少精校、精抄本。其生卒年不詳,大致卒於上個世紀二十年代。據記載,清末貴族盛昱收藏過此書,后盛氏之書散入民間,為貴陽趙慰蒼所獲,并被其子趙士偉售賣,后輾轉進入中科院圖書館
該本第八卷末附有至正辛卯仲夏建安同文堂識語。其內容是:“左《四書疑》八卷,其間多所發明,相傳以為進士董彝宗文所編,第恐石氏所錄程子之說未免有殊已,專書達本人,冀有以補其未備,訂其訛舛,而求真是之歸。幸甚。至正辛卯仲夏建安同文堂謹咨。”
明初本據元刊本刻,版式、行款大致相同。也是黑口,四周雙邊,雙魚尾,上魚尾下刻書名卷次如“四書疑一”,上半業十一行,每行二十一字,但無元本錯行現象,故卷五從第三葉起與元本相比均推後兩行,直到卷五末。元本是分卷记页码,而明初本自卷首到卷末不間斷計頁數,共計七十四業。國圖本各卷次題目不同,如有題“四書經疑問對卷之一”,有題“四書疑卷六”,有“四書擬題經疑問對卷之八”,明初亦同,書末亦有至正辛卯仲夏建安同文堂識語。除明本改正了元刊本错行问题和不分卷记页数外,二者的差別还體現在字體和異體字上。元刊本字體較瘦較圓勁,類顏真卿字,且喜欢用俗体字和简化字;           
明初本字體較方正,橫平豎直,仿柳公權字體,用字較規範,更正了元本俗字,但工作不夠細,造成同一俗字有的地方改,有的地方未能更改。比如卷二第三葉的兩個“盡”字,元本統一作“尽”字,而明初本前一个同元本作“尽”,后一个改成“盡”字。該本五印章圖記,且不見歷代書目著錄,其遞藏源流無從考究。
另外,根據版本的進一步比對,我們基本可以認定明初本就是依據國圖藏元本刻的,理由主要有二:凡是國圖藏元刊本與科圖藏本有異文處,均從國圖本,試舉例:卷一第五業第一行,國圖本:“而已若答顏子為邦”,而科圖本作:“者所以窺口口口口口”,明初本同國圖藏本。其二,國圖藏元刊本與明初本均缺少第一葉,而科圖藏本則为完帙。
至于元刊本的两个不同印次本的先后次序,我们经过复勘对比后认为科圖本乃早印本,所據有四:
其一,總體來說,科圖本總體上比國圖本印製清晰,筆墨清秀,漫漶断版现象較輕微。
其二,國圖斷版,科圖無。如卷二第十一、十二葉國圖本中部有明顯的斷版現象,而科圖本完好或略有裂痕。(見附圖1、2、3)
其三,科圖斷版,國圖有,且裂痕有變寬變長的趨勢。如卷四第一、二葉科圖本有斷痕,部分子筆畫缺損,但字跡依稀可見,文字也可識別,而國圖本的裂痕則兩倍于科圖,文字也被斷成上下不相連的殘剩筆畫。(見附圖1、2、3)
其四,在出現異文處,國圖本存有挖版情形,因為該處文字吸墨明顯比旁邊文字多,墨深且字大而圓,與整體的字體不同。從內容來看,原來語義不通之文,改正后文通字順。試舉例:卷一第五業第一行,國圖:“而已若答顏子為邦”,而科圖本作:“者所以窺口口口口口”;同業第二行        國圖:“此乃聖人”,而科圖本作:“公論若口”。 (見附圖1、2、3)
再聯繫上下文來看:
孔子少時夢寐常存行周公之道,故其衰也,獨歎其不復夢見周公而已。若答顏子為邦之問,則損益四代之禮樂以告之,此乃聖人行道之素志。以亞聖之資,安得不斟酌以告之耶?雖然,夏時、殷輅、周冕、韶舜固可以見聖人祖述憲章之無憾,孰謂文王之文,周公之道尚有不備於聖人之身在哉!
兩本在前後兩行的開頭幾個字不同,其他均相同。而科圖本兩處都是講不聽,而國圖本文通字順。
至此,我们可总结现存三个本子的关系了:
下面是這三個版本的局部照片對比,可證上述考證之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论坛

x
发表于 2016-4-1 18: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樓主上传辛苦,多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9-10-15 01:32 , Processed in 0.14495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