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703|回复: 2

求《清代方略全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20 14: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代方略全书是由清(方略馆)编,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6年影印出版,全套200册。电子版格式为PDF,大小8G.

内容介绍
清代方略是记载有清二百多年军政大事尤其是历次平定边境事件始末的修实录文献。共24种,计康熙朝4种,乾隆朝11种,嘉庆朝3种,道光朝1种,同治朝2种,光绪朝3种。内容涉及开国、康乾平定边疆数乱、陕甘云贵等地回族起义、太平天国、捻军等重大历史事件。

《方略》的編纂年代,大致爲軍事結束以後,而《開國方略》則遲至乾隆朝始成。本文仍按軍事年代爲序敘之,計康熙朝四種,乾隆朝十一種,嘉慶朝三種,道光朝一種,同治朝二種,光緒朝三種。有清一代正式方略共纂成廿四種,現分述其內容和成書原委。
一、《開國方略》三十二卷,卷首一卷
此書記滿族由部落而建成國家,佔有東北和蒙古大片土地,爲有清入主中原,奠定基礎。記事自太祖努尔哈赤癸未(一五八三)夏五月起兵討尼堪外蘭克圖倫城始,至天命十一年秋七月編爲八卷,自太宗皇太極即位至順治元年入關爲二十四卷,共三十二卷。
究其成書目的,則在乾隆帝自序云:“我朝始基居長白北之俄朵裏城,國號滿洲……並非屬國。”及大學士阿桂等所上奏表亦云:“我朝躔分東土,極拱北辰,本非裂地以封。久承天之眷,溯成邑成都之漸,再遷千五百里而遙,稽年世之期,養晦至六十二年而後太祖高皇帝奮揚勇智,肇造艱難七傳之緒。”以上兩則文字在於闡明滿洲是自天而降,與明王朝毫無隸屬關係。然據朱希祖教授所撰《記明臺灣鄭氏亡事敘》云:“清之先,爲明代臣仆,奴兒哈赤身爲明都督,加龍虎將軍。”而清政府意圖掩蓋這些歷史事實,便採取各種手段,誅殺私人編明史者,如莊氏史案,屢興文字獄,使人民無敢觸及禁毀的文字。次則查審天下圖書,如編纂《四庫全書》,凡屬已肯定之官書,允許流傳,否則便列禁書和禁毀書,或毀或存,決不准流傳。再則編成《開國方略》作爲欽定,以作清政府在入關前的“公開史書”。
此書記事雖早,而成書反在其他方略之後。其他各種方略,除殿版鋟印外(七省方略則爲排印本)民間很少流傳,若是抄本,更難得到,獨此書不禁,任坊間刻印,故有大字本、小字本流傳,其目的也在於此吧!由於朱果呈祥,歌功頌德之詞,溢於全書,真實史料,隱諱不載,史學者目爲價值不高,便少引用。也是宣傳過頭,適得其反了。
又《四庫全書總目》將其他方略,均列入紀事本末類,獨將此書列入編年類中,因此書以編年爲次,又非記録一事,故有分歧,自可與天命、天聰、崇德三代清王朝的《實録》相互參閱,更便於查考屢次修改《實録》的痕迹。
二、《平定察哈尔方略》二卷,滿文譯本二卷
清代編纂方略惟《平定察哈尔方略》一書,只有庫抄本,秘而不傳,而《四庫全書》也未著録。初於陶湘所編的《故宮殿本書庫現存目》中記載此書,久思一讀,迄未見到。曾托故宮友人查找,也不知其藏所。一九六四年,中央檔案館明清部整理檔案時,約人民大學檔案系學員參加,以資實習。又舉辦學習班,邀我前往授課,因得飽覽大庫,遍查舊檔,無意中發現地下放有此書,恭楷精抄,紅綾裝幀,又是滿漢文合璧,使人狂喜,因思借抄,未果。後來中央民族學院圖書館讓我主編《民族古籍叢書》,擬編入此書,曾擬請與歷史檔案館商議合印未成。近於《清史研究通訊》載録此書全文二卷,作清勒德洪奉敕撰。查勒德洪事迹,不見於《清史稿》及《清史列傳》中。僅《清代職官年表》記他是覺羅氏,隸正黃旗,康熙二年由宗人府啓心郎(位比侍郎)陞爲刑部右侍郎,五年改左侍郎,六年罷職,七年任吏部右侍郎,尋改左。十四年陞戶部尚書,十六年爲武英殿大學士,二十七年革職。又見《四庫全書總目》云:康熙二十一年勒德洪曾領銜編纂《平定三逆方略》。則平定察哈尔之亂與三藩之亂同時發生,況布尔尼與吳三桂之發難相應,或者編定《平定三逆方略》時,也編此書,大概是先後完成的吧!
考察哈尔部素較強盛,當林丹爲汗時即與後金相抗衡者十餘載。迨清天聰帝執政之九年,用兵以後,始行歸順。清廷採取懷柔政策,妻以公主,封爲親王。然其王阿布奈尚公主後仍是桀驁不馴,久不朝賀,乃廢而羈之盛京,以其子布尔尼襲爵。他更是殘暴不臣,時謀叛亂,康熙帝派兵征討,又採取了分化瓦解辦法,召其部下歸降。又派蒙旗各處軍隊,分路兜剿,僅用了二十餘日,即擊斃布尔尼、羅布臧等,處死阿布奈,降其部屬,即告平息,得以安定北方的局勢,才能專力對付南方的吳三桂之稱帝。故此役極爲重要。舊史簡志經過,未見重點記述,今此書得以流傳,俾詳原委了。
余以書文前事不詳,故用《清聖祖實録》與之相核,增補其缺。又用《藩部要略》及《清史稿》等書,補察哈尔林丹汗投降的經過,成爲完書。即印於《中國文獻珍本叢書》之《清初稀見方略四種彚編》中,使罕見的庫鈔本流傳,也足補臺北所印的《方略叢書》所未備。
三、《平定三逆方略》六十卷
吳三桂字長伯,江南高郵人,祖籍遼東。以武舉承父蔭,初授都督指揮,擢爲總兵,守甯遠。崇禎十七年北京爲李自成所攻破,乃降清,引清軍入關,大破李自成。這種行爲,適中野心勃勃的滿洲君臣久誕未遂之心願,即利用漢員率兵進攻中原的政策。嘉定的屠殺,揚州的十日,雖滿員多鐸等的肆虐,而吳三桂等引狼入室、爲虎作倀之罪,亦爲世人所痛恨。吳梅村有:“痛哭六軍齊縞素,沖冠一怒爲紅顔”之句,是對他一針見血的評價。三桂成爲清軍爪牙,窮追唐王、桂王於雲貴,使明殘餘之力,也被掃除殆盡。因此得到新王的寵愛,裂土封王,如此尚不能滿足他的野心,窺測清廷將帥凋零,主幼國疑之際,疏請撤藩,以作試探。不意康熙帝果斷,說:“三桂蓄意已久,撤亦反,不撤亦反,不若及今先發,猶可制也。”毅然同意撤藩,揭穿他的陰謀,於是他即舉兵於常德,自稱周王,招尚之信、耿精忠等附己,又將明之降將共同叛清,使東南六七省之地均置於他的指揮之下,其勢甚熾。而康熙帝從容鎮定,分兵抵禦,自十二年至十六年爲兩軍對峙阶段,迨三桂病死,其孫世璠繼之,又逾二年有餘,終被清軍分三路進軍,先削其羽翼,擊敗這股分裂勢力,達到統一的局面。康熙帝之用兵策略,非久經戰陣的吳三桂始料所及。
此書將用兵先後八年情況和史料彙編而成,對康熙帝用兵步驟,自不免過多誇耀,然用此史料說明經過,還是保存了可據的材料。
此書並無刻本,僅著録於《四庫全書》中,自商務印書館編印《四庫全書珍本叢書》始有流傳。
四、《平定海寇方略》四卷
此書不僅未曾刻行只存稿本,且內多塗改,爲未成的稿本。後經前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整理,改名爲《記明臺灣鄭氏亡事》,用鉛字排印,凡增添塗改之文,均用小字排於正文之旁,保存原貌。前有朱希祖先生長序,朱先生是南明史專家,喜用南明軼史、筆記來駁飭舊檔,認爲方略多掩飾諂媚之言,不足徵信。又謂清太祖奴尔哈赤爲明代臣仆,世食其祿,身爲明都督加龍虎將軍,而跳踉遼東,勢將噬主,至其子孫,遂屋明社。本有慚德,故對南明三朝之亡,不敢作方略,此書雖成而不敢宣示於人。以上諸論,不敢苟同。蓋封建朝代之替改,無不以武力強權而轉移,所謂勝者王侯敗者賊,原無道義可言。清既以武力滅掉明王朝,著書記事,何“不敢”之有?朱爲我初入北京大學研究所的導師,但於學術看法之不同,似難沈默。方略的史料價值,自有學界定評,不容過於貶低的。
此稿內容始自康熙十八年二月,迨於二十三年十二月授鄭克塽公銜止。而以海寇鄭錦發端,並追記其祖芝龍、父成功大略,是一部收復臺灣較早的史料,今鉛印本已不易得。可與《平閩記》互相參閱,益詳原委。
五、《親征平定朔漠方略》四十八卷,紀略一卷,另有滿文本 
此書爲武英殿刻本,是繼《平定三逆方略》之後,平厄魯特蒙古之噶尔丹的重要史料。記事始於康熙十六年六月厄魯特噶尔丹奉表入貢及飭令與喀尔喀修好,旋於三十七年十月策妄阿拉布坦獻噶尔丹之屍止。廿餘年之久,經康熙帝於三十五年二月、九月及三十六年二月親率大軍三次出征,才得平定,漠北安寧,內外蒙古邊陲輯定。卷首康熙帝親撰紀略一卷,綜述戰爭經過。
上述五種方略有四種爲康熙朝所纂,加上《開國方略》均屬邊疆研究重要史料,綜覽二十餘種方略,邊疆資料占三分之二强,益感選印的必要了。
六、《平定金川方略》三十二卷
金川土司在今四川省懋功之地,因兩水而得名:一促浸水,出松潘徼外西藏地,經黨壩而入土司境,頗深闊,是爲大金川;一占納水,源較近,是爲小土尔扈特,皆以臨河山有金礦得名(《聖武記》卷七)。所以水有大小之分,地處漠冉〖XCLONG.TIF〗外徼,隋始置金川縣,唐屬維州,至明隸雜谷安撫司。清康熙五年,其土司嘉勒巴內附,給演化禪師印,俾領其衆。其庶孫莎羅奔者,以土舍將兵,從將軍岳鍾琪征西藏有功,雍正元年授金川安撫司。莎羅奔號大金川,而以舊土司澤旺爲小金川(《聖武記》卷七)。是土司又有大小之稱。
由於金川地處萬山叢矗,危密陡削,寸步千仞,崎嶇險峻,冬則雪深箐密,夏則洶湧中繞,水陸兩路,很難進入。又因民居石碉難攻易守,莎羅奔恃此,雄踞一方,屢生事端,地方不得安寧,川藏大道被阻。更有甚者,附近的綽斯甲布、革布什札、巴旺、布拉克底丹壩、鄭克什、促噶克、梭磨、卓克京等土司,屢受侵淩積怨日深,莎羅奔勢力漸大不聽四川總督調解,多次與清廷干戈相見,雙方均有巨大的傷亡。
第一次事件發生在乾隆十一年莎羅奔不滿足於已佔有的區域和地位,首先劫持其侄子澤旺奪取印信,經四川總督檄諭才勉強釋放澤旺。次年,他又攻革布什札及明正土司,圍擊霍耳、章穀等地,四川巡撫紀山派兵彈壓,他不聽命令,殺傷許多官兵,清廷派鎮壓苗疆的雲貴總督張廣泗爲川陝總督率兵出征,因小金川土司澤旺土舍良尔吉佯降清軍,暗中勾結漢員王秋向莎羅奔泄露軍情,故官軍失利。十三年清廷又派大學士訥親前往指揮,列營之初不知敵情,即派總兵任舉、參將賈國良進攻噶拉依(是爲莎羅奔結寨之地),遭到大敗,任舉戰死,訥親畏縮乃議築碉相持,請增兵餉爲持久之戰。乾隆帝大怒,召二人回京廷訊,廣泗抗辯不服斬之,訥親復奏無要領,亦處死。再派大學士傅恒爲經略,起用岳鍾琪爲四川總督。先殺良尔吉、王秋,斷土兵內應,鍾琪又奏請選精兵三萬五千,萬人出黨壩及瀘水,水陸並進,萬人自甲索攻馬牙網、乃當兩溝,與黨壩軍合,直攻勒烏圍,卡撒留兵八千,俟克勒烏圍,前後夾攻噶拉依,黨壩留兵二千護糧,正地留兵一千防瀘河,餘四千往來策應,期一年擒莎羅奔(《清史稿·岳鍾琪傳》)。傅恒採用他的策略,鍾琪便自黨壩攻康八達山梁,大破土兵,又進戰塔高山梁,又大破之,莎羅奔懼而求降,才結束了相持三年有餘的戰爭。
此次戰爭,首先失利喪失了許多勇將,乾隆帝憤而殺兩員主帥,是軍事中少有的。後來派傅恒、岳鍾琪將兵,瞭解到欲破土兵,必須先破其堅堡,傅恒在十四年正月奏道,賊不過數人,自暗擊明槍不虛發,是我攻石,而賊攻人(《清史稿·傅恒傳》)。於是乾隆帝命在京西香山前仿建碉堡多座,派兵練習攻打,後命此勁旅赴川參戰,終能獲勝。
綜觀此次戰爭清廷認爲金川彈丸之地,大軍一到傳檄可定,終以險遠難攻將帥不和,曠日持久軍多失利。明清史專家孟森評論,乾隆前後金川兩役以大軍與土司相角,勝之不足爲武,損耗亦大,預於十全武功之列,皆高宗之侈也(《清史講義》第三章)。史學家鄧之誠也說:“妄信滿地黃金之說而豔之出師之始,開賣官捐納之例,歷時二載屢致僨師,佈置敷衍了結之局,可謂以用兵爲戲者”(《中華二千年史》卷五)。二位評論均從經濟出發,不無可據之見。金川兩次戰役前後近達二十年,糜餉七千餘萬兩,若以當時雇工每日工資三十文,月不及一兩,以米價計算,每石不過一兩,七千萬兩的軍費就等於七千萬人一月的工資,七千萬石的糧價,爲數確很巨大。但乾隆帝是承受康、雍兩朝統一全國的基業,蒙古、新疆均受直轄,確立了地方政權,而西藏遙遠交通不便,故地方政權尚待鞏固。治藏必先治川,使四川各土司相安無事,則川藏大道,才能暢通無阻。設金川不定,莎羅奔等時可加以阻撓,藏地便難於管理,故不惜重兵攻取,糜餉雖然很多,終究將此域統轄於川省而減少腹心之患,清王朝發展並加強了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統治,取得一定的業績。金川之役,也屬業績之一,應予充分肯定,前輩史學家的評價對此有所忽略。
《四庫全書》中原有提要今附於卷前,由於乾隆帝好大喜功諱言失敗,故提要避而不談軍事的多次失當。此書原有殿版刊行,而流傳極少,偶得一種,即視爲奇珍。
七、《平定兩金川方略》一百三十六卷,卷首八卷,紀略一卷
金川之戰不出十年,金川土司與清廷間又動干戈,自乾隆二十年六月癸亥起至四十四年十一月壬午止,大小金川才得平靜,故名爲兩金川,以別於前者。方略編纂,也爲前後兩書,而後者卷帙浩繁,比前者多四倍加上卷首、紀略和藝文,竟達一百五十三卷(《四庫全書總目》作一百五十二卷誤),在二十餘種方略中也是多卷冊。紀略一卷概述戰爭始末,可作提要,藝文八卷則有單行本與本書盡同。
第二次戰爭,爲時更久,所費兵力糧餉更多,四川總督阿尔泰以進攻失利而處死,大學士溫福以銳進而戰歿於木果木,全軍皆潰,喪失軍資器械無算,終以定西將軍阿桂所率各軍得到小金川內部的支援襲取美諾,先安定了小金川,繼取大金川盡得其地,才結束了兩金川的戰爭。在大金川設阿尔古廳,小金川設美諾廳,後又裁阿尔古廳並入美諾爲懋功廳,分爲懋功、撫邊、章穀、崇化、綏靖五屯隸屬四川省。
我久想閱讀此兩部名著,僅得殘本,未見全書。雖金川之役屢見於《東華録》和《清高宗實録》,並有《金川紀略》一書專記始末,均不如兩部方略,資料極爲豐富,始末詳細備載。
八、《平定準噶尔方略》前編五十四卷,正編八十五卷,續編三十二卷,紀略一卷
此書是方略體例完備,內容豐富的一部,卷帙最爲浩繁,分爲三編。前編自康熙三十九年七月乙未至乾隆十七年九月壬申,詳記厄魯特部準噶尔侵擾喀尔喀部,甚至威脅了畿輔,康熙帝三次親征,才得討平。及噶尔丹侄策旺阿拉布坦繼其事業,壯大軍力,又爲邊患。康熙帝、雍正帝屢次用兵,對其討伐,未能滅其軍力,他還乘西藏內部不靖,派兵潛入藏地,殺了拉藏汗,佔領藏地,破壞黃教,燒殺擄搶,無所不爲。迄康熙帝派了皇十四子允禵爲撫遠大將軍,始平藏亂,驅逐了準噶尔軍,後來其部達瓦齊殺害了策旺阿拉布坦之孫噶尔策清之子喇嘛達尔劄而自立,以至部曲不附,其部大亂,紛紛內向歸附,這就是前編內容。
正編八十五卷,自乾隆十八年十月甲戌,至二十五年三月戊申,其部內附,乾隆帝平定伊犁,俘獲了達瓦齊,而其部阿睦尔撒納旋又叛亂,同時回部波羅尼都、霍集占弟兄又以宗教之力,對抗清軍,終於被擊捕殺獲。使準噶尔所佔幅城遼闊之區,盡入清朝版圖,形成統一的局面,又竭止了俄羅斯伺機東擴的陰謀,其功巨大。
續編爲三十二卷,即記二十五年三月庚戊以後至三十年八月乙亥,凡一切列戍開屯,設官定賦,規劃久遠之制,收撫近鄰諸臣,以作屏藩,無不備載,即爲開拓新疆的整個過程,打好基礎。
綜覽全書,前後經歷了六十餘年,始末俱詳,涉及了蒙古、西藏、青海、新疆諸多地區,包括政治、經濟極爲廣泛,史料的豐富,體例之完備,均爲方略中首屈一指之作。與同時纂成的《西域同文志》和《西域圖志》相互爲用,相得益彰。今能參與其事,頗足自慰。
九、《剿捕臨清逆匪紀略》十六卷
此書即記乾隆三十九年兗州府壽張縣民王倫信奉白蓮教別支清水教,運氣治病,教拳男,徒黨日衆,以誅貪官污吏爲名於八月廿八日夜,襲城戕吏,官民不習兵,任其速陷堂邑和陽穀,分趨臨清、東昌,阻運道,衆數千。大學士舒赫德督師四面圍攻,入臨清搜捕,王倫自焚死,不一月事平,追捕餘黨,誅殺千餘人。而《四庫全書總目》著録此書,簡述經過,而過於頌揚武功。官書之不足信,往往如此。
十、《蘭州紀略》二十卷,卷首一卷
此書是記乾隆四十六年(一七八一)三月循化廳撒拉回民蘇四十三等因爭立新教,將舊教回民殺害多名,陝甘總督勒尔勤派了蘭州知府楊士璣前往查辦,也被蘇四十三等圍困殺死。原屬地方事件,無須大動干戈,而乾隆帝擴大其事,使寵臣和珅率兵前往,大敗。才另派阿桂領兵進攻,多所殺戮。史稱“無一降者”,說明反抗的堅決。自三月始,迨十月止,歷時半載,爲西北地區一件大事。
十一、《石峰堡紀略》二十卷,卷首一卷
是書原無刻本,著録於《四庫全書總目》中,《四庫珍本》曾加影印,世廣流傳。
繼蘇四十三之後又有田五在平涼府鹽茶所之小山中,結衆起事,最初不過三百餘人,遂入靖遠,佔據通渭,聲勢較大。清政府調了陝、川、晉、甘及寧夏兵馬堵截十餘日,田五被傷身亡,而其餘黨張文慶、馬四娃等退據隴西之狼山,出攻隴西、優羌及靜寧州、隆德縣等地。清政府派了阿桂、福康安、海蘭察等督師剿討,經過半年,才算平靖。此書所記上起乾隆四十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下迨五十年四月初十日,包括了一切善後事宜,內容豐富,極多史料可取,可算回族的一段重要史料。
十二、《平定臺灣紀略》六十五卷,卷首五卷
此書是記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林爽文、莊大田在臺灣彰化縣,以天地會起事,攻佔彰北、諸羅、鳳山諸城,合兵進攻臺灣府城,臺灣總兵柴大紀聚鄉兵守府城,林爽文等猛攻半年不能下。次年正月大紀連戰擊破,遂復諸羅。三月清政府派總督常青前往勞師,五月出南路,遇戰,敗退,林軍強大,攻諸羅急未下,清政府改派福康安、海蘭察代之。五十二年十一月大軍雲集,林爽文、莊大田被俘,處死。
此書有乾隆五十三年殿刻本。《四庫全書總目》加以著録,並撰有提要。
十三、《安南紀略》三十卷,卷首二卷
《安南紀略》三十卷,首二卷,爲清乾隆朝官修方略之一。編成而未刻印,故只有鈔本,流傳很少,僅故宮博物院及北京圖書館藏有少量抄本,臺北所印之《方略叢書》未加收録。
本書所記爲乾隆五十三年(一七八八)五月初八日至五十六年(一七九一)三月初九日援助安南國王黎維祈復位及敕封阮光平爲王的事情經過。考安南國的王位,屢次易姓,自五季以來,直到清初,七百年間,就有曲、矯、吳、丁、李、陳、黎、莫諸姓,互相吞噬,更替爲王。到了清朝黎氏爲王,乾隆五十三年,其王黎維祈被他部下泰德王阮惠所逐,向清政府求援,清政府派了兩廣總督孫士毅領兵三路:一出廣西鎮南關,由士毅親自率領提督許世亨等一萬廣西兵出關爲正道;一由廣東欽州泛海,過烏雷至安南海東府;一由雲南蒙自縣蓮花灘陸行至安南之洮江,二路爲聲援。主力克服了諒山,過了壽昌江、市球江、富良江三處險要之區,直達其都黎城,使黎維祈復了王位。孫士毅得此勝利,輕敵不設備,在五十四年正月初一日,軍中置酒張樂,而阮惠率兵大至,乃倉皇應戰,衆寡不敵,黎維祈帶領家屬先逃,士毅奪渡富良江逃入關內,橋斷,提督許士亨,總兵張朝龍均戰死,兵役擠溺有萬餘人,盡棄糧餉、軍械數十萬,於是褫士毅職,以福康安代之。阮惠譎詐,懼再被剿,送還遺留兵士,遣使一再請求投降,並自己改名爲阮光平。乾隆帝以糧運艱難,須用民伕十萬,原計送黎維祈歸回復位後,即行撤兵,可是士毅貪功,未即班師,致有此敗,故不願再行出兵,就應允了阮光平的請求,封他爲王。他又力請在五十五年乾隆帝八旬壽辰,赴京祝壽。乾隆帝素來好大喜功,最願受人頌揚,就一再賞給他珍品,以示獎勵。其實阮光平並未親自來朝,用了他弟冒名而來,以乾隆明察,福康安也很幹練,未必不知,可是此書中,只字未提。由於他自誇武功,將此役已列入十全,雖然蒙古、新疆等王公均未朝賀,而屬國之君,尚是首次,故任他冒名,不加挑明,也是他政治權術。黎維祈逃入內附,給予三品佐領,管理歸來人員,成爲一旗,以資安置。此書對於戰爭、求降、朝賀、設旗諸項,都據當時章奏、上諭,按日排比,屬於原始資料,並對於進軍的地理形勢,有詳細的記述,確爲有用的史料。
〖JP2〗乾隆帝對於封疆大吏,很是嚴峻,如張廣泗、訥親都是親近之臣,以金川戰役失敗,均正法軍前,不容稍貸。而對於孫士毅喪師過萬,糧械盡失,重大失敗,僅以奪爵褫職,不久又派爲四川總督,如此寬待,意有數因:士毅久任軍機章京,以廉潔著稱,屢委疆吏重任,爲漢員大臣中所少有,屢旨嘉獎,稱爲漢大臣中佼佼者。而此次用兵,都是遵旨辦理,若加重治,就顯然是中樞指揮得不當,此其一。士毅多次參與福康安軍務,頗建功勳,與福康安交誼深厚,故爲維護,不加參劾,此其二。又與大學士和珅友善,便有內援,此其三。故他多次擔任邊疆重寄,久而不替。士毅浙江仁和人,《清史稿》有傳,著有《百一山房集》,今以此役前後主持,都系於士毅一人,故略論及之。
十四、《巴勒布紀略》二十六卷,卷首一卷
此書成書應在《廓尔喀紀略》之前,編成未刊,又未收入《四庫全書》中,僅有抄本,存於故宮博物院中,北京圖書館藏有傳抄本。
《巴勒布紀略》記事始自乾隆五十三年七月二十七日,迄五十四年十一月初八日,均彙纂當時折奏上諭而成,爲可據之史料。《聖武記》年月多錯誤,以廓尔喀侵藏之年爲五十五年三月,後稱次年則當爲五十六年,後人沿用所記,如《西藏史地大綱》均用此年月,以訛傳訛,迄未訂正。是書纂成未刊,流傳極少,且與《廓尔喀紀略》一書首尾銜接,均屬藏族史上之重要資料,俾研究藏族史者有所取材焉。
十五、《廓尔喀紀略》五十四卷,卷首四卷
此書是第二次用兵西藏,極爲重要的文獻之一,是乾隆六十年編刊,殿版印行。
此書爲繼《巴勒布紀略》之後,不可分割的姊妹篇,記事始自乾隆五十六年八月,止於五十八年十月,內容較前書更爲詳實,卷帙增加了一倍有餘。此書備載經過,內容之豐富,勝於《衛藏通志》等書,是藏史中極爲重要部分,爲研究者必備參考書。
方略之編纂,以乾隆一朝爲最多,佔各種方略五分之三,竟超過了十種。然縱覽各書內容,中有鎮壓臨清、臺灣以及西北回族,大都是官吏不良,壓迫人民而起。唯有平定金川兩次戰爭,於廓尔喀的兩次及平定準噶尔確是值得頌揚。均對於鞏固國防,安定民族起了極大作用。雖後人譏爲損兵折將,費了大量的國帑,可是其功效經過二百餘年,益顯其遠見與偉略,實非一般史料可能比擬。政治目的,至今益顯,研究方略者,幸加重視。
十六、《平苗紀略》五十二卷,卷首四卷
清代對於西南民族,不加細分,統稱苗族,範圍較廣,涉及湘、黔、滇各省。均受虐於官吏,驅之入山,故乾隆六十年有貴州苗石柳鄧、吳八月發動民衆反抗,官軍竭雲、貴、湖、廣四省之力以討之。以雲貴總督福康安、四川總督和琳任軍事,畢沅任糧餉,徵調頻繁,內地騷動,餉糈竭蹶,福康安之師,阻於險瘴,經月之間,屢次失利,而福、和以搏象之力搏兔,無暇統籌全局,繼則孤軍深入屯兵烏草河、朱練塘、九龍,皆累月不得進。以苗寨前堅後險,易守難攻。嘉慶元年十二月斬了石柳鄧父子及吳廷必(吳八月之子),生擒吳八月,才算平定。乃取民歸民,苗地歸苗,盡罷舊設營汛,分設苗官加以羈縻之,匆匆班師。福康安、和琳均染病卒於軍。後用辰沅永靖道傳鼐總理苗疆,得到十餘年的安靖,即此書所記平苗之始末。
十七、《平定教匪紀略》四十二卷,卷首一卷
清以來東北民族入主中原,雖以武力鎮壓各民族鞏固了政權,統一全國,而民間復明的意圖,屢蹶屢起,此平彼興。乾隆時安徽劉松倡白蓮教,事發被捕,謫戍伊犁。其教又起於孝感吳家砦,爲首齊麟爲清吏所殺。其妻齊王氏又稱齊二寡婦,起兵襄陽,替夫報仇,與張漢潮、姚三富皆自稱大將軍,縱橫於鄂、豫、川、陝之間,所向無敵,往來皆自山中,對於百姓不太騷擾。故包世臣與魏源書有云:“教匪殺擄而不淫,兵則殺擄淫而不焚,鄉勇則焚殺搶擄淫俱備。”良民受三方面的禍害,無以爲生,則官逼民反,殃及多省。自嘉慶元年起,旋九年始由經略額勒登保、德楞泰等將齊王氏、張漢潮、姚三富先後捕殺而始告平息,此方略所記,頗詳始末。
官纂此書,於嘉慶二十一年告成,同一時代又有其他教派起事,詳見《剿平三省邪匪方略》中,可見嘉慶一朝,安寧之期不久,國弱民困,迨道光朝而外侮日逼矣。
十八、《剿平三省邪匪方略》正編三百五十二卷,續編三十六卷,附編十二卷,卷首九卷,表文一卷
清代康雍朝,政治穩定,頗惜民力,故國庫充實,延及乾隆初年,尚有增溢。以後乾隆帝好大喜功,多次用兵,軍餉驟增,且南巡多次,民力竭蹶,以舉國之力,供個人享受,建造宮苑,更使國庫空虛,而最大害民,莫過貪官酷吏。由於官逼民反,加以邪教猖獗,至縱橫於鄂、豫、川、陝之間,所向無敵。清軍用堅壁清野,收效仍微,竟達七年之久,始由楊遇春、楊芳、額勒登保、德楞泰,各地圍攻而平息。足見貪污擾民爲害之大,廉政愛民極待貫徹。此書卷帙浩繁,史料豐富,傳本也少。
十九、《平定回疆剿擒逆裔方略》八十卷,卷首六卷
自乾隆朝平定準噶尔及誅戮大小和卓木後,經過了六十餘年又發生張格尔糾引布魯特寇邊之事。張格尔爲前大和卓木博羅尼多之孫,憑藉外力以窺南疆,其主要原因是嘉慶末年南路參贊大臣斌靜荒淫,縱家奴習員淩辱伯克,交通奸利,因失回众民心,至張格尔乘機進犯,雖曾敗逃,道光四年又率部追覆官兵於山界,勢較囂張,據喀什噶尔、英吉沙尔、葉尔羌、和闐四城。清政府派陝甘總督楊遇春、揚威將軍長齡等分兵進剿,連戰均捷,敵集十餘萬背城阻河而陣,終被清兵擊潰。張格尔攜左右數十逃竄。故喀什噶尔、葉尔羌、英吉沙尔、和闐等先後收復,張格尔被擒,八月誅於市,成爲勾引外人入寇邊疆的敗類。而先後用兵達八年之久,耗費財力,中土爲之疲憊。其起因仍屬邊吏淫亂而燎原,用人失當,以至邊地釀成大患,今讀此書,益感邊吏必需慎選了。
二十、《剿平粵匪方略》四百二十卷,卷首二卷
此書由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承編,有鉛字排印,是方略最多卷之一種。記述清政府與太平天國革命戰事之始末。
太平天國之起義,實由外侮日逼,朝政日紊所致。而洪秀全、楊秀清等以起義滅清爲號召而饑困之民衆附之。其興也以萬鈞之力,摧枯拉朽,使南方各省,勢如破竹。奠基南京,建國立號,內訌日甚,互相仇殺,便日趨衰敗,而封建遺毒沾染日深,不分良莠,殘殺不已。所到之處,死亡相枕,雖稱尊十五年,而建樹甚微,起義之諾言,終無實現。茲簡述其經過。
軍務告竣,成此方略,以事繁年久,竟有四百二十卷,爲各種方略之冠。附有水師章程六卷,乃曾國藩於同治五年奏定事宜二十,營制二十四,在當時也算一種軍制改革吧!
二十一、《剿平捻匪方略》三百二十卷,卷首一卷
道光以後,外患日逼,太平軍起事於廣西金田,而捻軍也猖獗於安徽、河南、山東等地,自道光末至同治六七年間,往來倏忽,迄無寧歲,是咸豐帝之一生,未見平靜之日,深居熱河行宮,尤聲色是好,足見荒淫。迨同治中葉始見平謐,亦只曇花一現,接著便有陝甘回教、新疆阿古柏、貴州之苗民、雲南回教杜文秀之亂,官書修纂了七省方略。綜此五十年,則幾乎全國各地很少無戰事者,民困極矣,史稱“同治中興”實自欺欺人耳。繼太平天國之後,再述《捻軍方略》之內容。
捻軍起事於山東,因捻軍流動作戰,故戰爭複雜,全書卷帙竟達三百二十卷。
二十二、《平定陝甘新疆回匪方略》三百二十卷,卷首一卷
道光初年張格尔就擒而回疆始算暫平,不及五十年又有回民起義之事。始發於陝甘,蔓延至新疆,至光緒三年左宗棠遣劉錦棠收復南疆,阿古柏自殺,戰事方告結束,又達十六年之久。民困財潰而沙俄乘而佔伊犁,外侮日急矣。
同治元年太平軍陳德才合捻軍陳扶危、陳大來入武關,全陝震動。時回漢構隙,滇回赫明堂、任五敗經華州,乘機煽之,遂相仇殺。戕清團練大臣張希,圍同州、西安、鳳翔,困勝保於同州城外,甘回馬化龍、白彥虎據金積堡應之。二年連克固原、平涼、狹道、寧夏、巡山等地。五月新疆回民金相印,引入安集延酋阿古柏攻取喀什噶尔等南路八城。清政府以揚嶽斌督陝甘亦潰,三年新疆庫尔勒失守,伊犁被圍,邊事益棘。八年以左宗棠督陝甘,定三路平敵之策,劉松山由紛德取道花馬池,直搗金積堡爲北路,周圍錫由秦趨鞏,討鞏昌河狹之敵爲南路,左宗棠與劉典督軍馳陝回入甘爲中路,八年二月克董志源佔地,而陝西平。回衆死者數萬人,人稱爲“左屠戶”,以後疊有勝負。九年宗棠合諸軍進圍金積堡,破堡外寨五百餘,化龍糧竭出降,被殺。十年進攻河州,馬占裴降,十二年復克肅州,白彥虎走關外,覆滅。至光緒三年,事乃暫息。
初回教徒首領妥得璘乘陝甘之亂,潛入新疆,據烏魯木齊起事,別派回徒並起南疆,同治五年伊犁及塔尔巴哈台俱失,將軍明誼死。同時浩汗之兵復取喀什噶尔等四城,其酋阿古柏自稱喀什噶尔王,勢強,天山以南,盡爲所據,於北疆也佔地很多,沙俄乘而進兵佔伊犁,英國支持浩汗,以圖割據。宗棠遣劉錦棠與張曜進攻南路,首破吐魯番,阿古柏自殺於庫尔勒,至光緒五年經劉錦棠殺阿里達升,破安集延於烏帕尔始息戰爭,回漢民衆死者數十萬。此書版本及複印與前書同,極謀將道光之平張格尔合此書而重加縮印,俾便新疆研究者。
二十三、《平定雲南回匪方略》五十卷,卷首一卷
雲南回漢,信仰不同,清吏交構其間,每因細故啓釁。咸豐五年因回民銅廠被佔,杜文秀起兵據大理,稱總統兵馬大元帥,建號金福,遙奉太平天國,蓄髮易衣冠,聯回漢以反清,運兵響應,屢逼省城不逞。雲南布政使岑毓英收大理以東地,屢勝,其首謀馬金保被獲,杜文秀自殺,時爲同治十一年十一月。稱首於大理者爲十八年,頗思安撫回漢,更有便民之舉,至今其府邸仍存,前年余至大理,曾往參觀,頗具規模。
版本與前書同。
二十四、《平定貴州苗匪紀略》四十卷
咸豐中,貴州苗民以不堪官吏之虐,起兵與抗,黔苗張秀眉爲首,起事於清江召拱間,同時並起者,多奉巫者之教,故亦曰教。石達開入黔,欲糾其衆,不果。清軍竭湘川滇黔四省兵力,歷咸豐四年至十一年七年之久,始得權定。由貴州布政使席寶田用其部將榮維善雕剿法,即懸軍深入,飢困敵糧,夜宿敵壘,行不持營帳,居不依城砦,軍不時出,出不時反,史稱收效。十一年秀眉爲寶田所擒殺,所佔諸城,均行收復,而誅戮之殘酷,破砦千餘,苗民傷亡數十萬,足見清軍對於少數民族的殘暴。
版本同前。
吴豐培
甲戌(一九九五年)正月時年八十有六
简明目录:

《皇清开国方略》阿桂等撰清光绪十三年广百宋斋铅印本
《平定察哈尔方略》勒德洪撰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据《清史研究通讯》重排本
《平定三逆方略》勒德洪撰民国二十四年商务印书馆《四库全书珍本初集》本
《平定海寇方略》民国十九年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编暨《清代官书记明台湾郑氏亡事》铅印本
《亲征平定朔漠方略》温达等撰清康熙内府刻
《平定金川方略》来保等撰清自得园朱丝栏抄本
《平定两金川方略》阿桂等撰清乾隆刻本
《平定准噶尔方略》傅恒等撰清朱丝栏抄本
《钦定剿捕临清逆匪纪略》舒赫德等撰清乾隆刻本
《钦定兰州纪略》方略馆纂一九八五年中央民族学院图书馆影印《古籍珍本丛书》
《钦定石峰堡纪略》清朱丝栏抄本
《平定台湾纪略》清朱丝栏抄本
《钦定安南纪略》清抄本
《钦定巴勒布纪略》民国二十二年国立北平图书馆抄本
《廓尔喀纪略》保泰等撰清朱丝栏抄本
《钦定平苗纪略》鄂辉等撰清嘉庆武英殿刻活字印本
《钦定平定教匪纪略》拖津等撰清刻本
《钦定剿平三省邪匪方略》庆桂等撰清嘉庆十五年武英殿刻本
《钦定平定回疆剿擒逆裔方略》曹振镛等撰清道光刻本
《钦定剿平粤匪方略》奕訢等撰清同治十一年铅印本
《钦定剿平捻匪方略》奕訢等撰清同治十一年铅印本
《钦定平定陕甘新疆回匪方略》奕訢等撰清光绪二十二年铅印
《钦定平定云南回匪方略》奕訢等撰清光绪二十二年铅印本
《钦定平定贵州苗匪纪略》奕訢等撰清光绪二十二年铅印本
发表于 2014-9-25 23: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一个提要!O(∩_∩)O谢谢了!
发表于 2018-1-6 17: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一个百度网盘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vtaJqh 密码:mtlh
来自于微博博主 e世某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8-1-22 22:00 , Processed in 0.12222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