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1973|回复: 7

[点校] 豐臣秀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7 16: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hubulala 于 2016-9-3 07:43 编辑

豐臣秀吉

東京沖冠嶺正脩編纂《續皇朝百家論文鈔》卷四

豐臣秀吉 上

安積信

霸天下者,非必有攻取戰勝之勇也,非必有運籌出奇不窮之智也,要在於攬群雄之心而已矣。苟攬群雄之心而發縱指示,使其當勍敵、陷堅陣,天下不足平也。若恃我智勇,與群雄較勝敗於戰闘之間,群雄皆為吾敵,天下將何時而定耶?然則攬群雄之心,何為而可?土地金帛可以攬之乎?高位重爵可以攬之乎?曰:不可。夫徒以土地金帛、高位重爵為餌,吾餌有限而群雄之心無限,以有限供無限,如沃焦釜、灌漏卮,舉天下不足給之。且以此為餌,是所以待鄙夫纖人,而非所以待群雄也。士固有得千金之利而不喜,而能殺身於一言之下者。何則?有信義焉以感之也。故信義之所感,不頒土地金帛而喜、不與高位重爵而服。既喜且服,驩然以我為可仗而不可叛,然後隨其有功而賞之以土地金帛,寵之以高位重爵,彼益喜而愈服。此馭群雄之道也。
豐臣秀吉嘗說美濃大澤某降之,織田氏疑其詐,欲殺之,苦諫不聽,乃退告大澤,使亡去,而以身當其怒。美濃豪傑聞之,皆爭屬豐臣氏,而雲蒸之勢,自茲始矣。其與毛利氏相持,京師變起,秀吉不秘,即告以實,而毛利氏和立成矣。迄于平北陸,上杉氏約忽成矣。夫毛利、上杉,蟠據十餘州,帶甲數萬,士馬精強,非竭數年之力不易服,而太閣定之立談之頃,何其壯也!其征小田原,會諸將指,地圖部署,真田昌幸之末座,秀吉進之曰:吾以汝為山道先鋒。昌幸退而謂人曰:殿下一言,榮於百萬石矣!蓋是時天下久罹騷亂,人情危險。雖有父,安知不虎?雖有兄,安知不狼?俔俔然惟恐其叛而噬我也。況乎敵國外患,相欺以詭謀,相擠以機穽,而秀吉獨披肝胆、示信義,或暴白大事於勍敵,或挺身入悍獷不測之地,此其所以鼓舞籠罩天下之群雄而定大亂於數年之間者也。雖然,秀吉信義乃霸者之微權,假焉而榮其私,與聖賢作為迥然不侔。嗟夫!此秀吉之所以為秀吉也歟?
豐臣秀吉 下

安積信

天正十三年,豐臣氏歲入二百萬石,府庫稱之,曰:“吾不可獨自封殖。”乃分金五千枚、銀三萬枚於諸將;十七年,復分金銀各三十六萬五千兩于文武百官。
予謂豐臣氏此舉,可謂英雄之度也。昔者董卓貯財於郿塢而敗亡,德宗豐瓊林大盈之積而出走,聞太閣之風,可以愧死矣。特惜其不頒於所當頒而頒於所不當頒。何則?諸將有封國,文武百官有秩祿,乃優與之,而天下無告之民,反不沾一金,是繼富不周急,何與聖人之言相反也?豐臣氏起自人奴,諰諰然恐諸將之卑其寒族而叛之也,故不儉土地以啗之,又屢為駭世絕俗非常之舉,以震動天下之視聽,欲使其畏服而不肯叛焉。而不知民之可重,甚於諸將也。孟子曰:“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是千古奇論,亦千古確言,雖聖人不能易矣。蓋孟子之時,天下大亂,人主惟知屠城略地之為利,而不知斯民之重,故孟子以此激發當世,而至理亦不外乎此矣。吾邦元弘、建武以降,四海悉化為戰場,至足利氏季世,壞亂極矣!英雄割據者三十餘名,視孟子七雄之時,更有甚焉者。男子終歲不釋耒耜而不足供兵糧,女子窮年不下機杼而不足充征衣。加之以漕輓之勞,徭役之煩,其凋攰亦甚矣。且王室租稅之制,大約二十而取一,及鐮倉置守護,於正稅之外,每段取糧五斗,織田氏六民而四公,豐臣氏縮畝數、廣稅額,又有課役。賦調地子錢之類,不翅什倍於王室。奈之何其不窮且盜也?然無赤眉、黃巾、闖賊之禍者,封建之勢已成,守護地頭皆武人,提干戈、據城壘,故勢不得起也。勢不得起,而憤怨慘戚無聊之心則有之矣。況無告之民,倀倀乎無所哀籲,遂淪胥而為溝壑之鬼者,不知有幾千萬也。為人主者,詎可不惻然動心,思其所以救之之道邪?王室之隆,免一年半歲之糧者,史不絕書。鐮倉以還,惟聞增賦加稅,未聞能蠲半歲之租也。豈或有之,而史不書歟?抑軍國多費用,雖有賢君明主,勢不能免租稅歟?當是時,豐臣氏以其頒于諸侯百官者,頒賜於天下,民悅之如大旱之得雨,仰之如赤子之於茲母。其遺祉流慶于子孫,宜何如哉?百官諸將,雖不受其賜,亦莫不手額相慶,曰:“天下不世出之仁主”。又何怨叛之足憂哉?雖然,豐臣氏此舉,可偶為之,而不可常也。聖人之政則不然,曰:“惠而不費”。
豐臣太閣

青山延光

天下不能無強弱,國家不能無盛衰,而英雄豪傑,將大有為於積衰積弱之餘,必也踔厲風發,一新天下之耳目,然後能變衰弱為強盛。譬之暴雷猛雨,飄忽震蕩,萬物殆為之摧碎,然後天地開霽,日月如新。故英雄事業,不可以常理論也。
我神國嘗強矣。殊域震懾,朝貢相屬,而彼一叛,則王師出征。故神后征韓之後,在應神朝,則二伐新羅;在德朝,則一伐新羅;在雄略朝,則一伐新羅,二伐高麗;在欽明朝,則二伐新羅,一伐高麗;在推古朝,則一伐新羅;在齊明朝,則一伐肅慎。當是時,視絕域如四境,視海濤如坦途,故徵兵四方,萬里濟海,而天下不以為勞。其強盛蓋如此。中古以降,王室稍衰。一變而天下之政出於相門,再變而兵馬之權歸於武人。四海之內,猶有不畏皇威者,何問海外鬼界一小島耳。源右將欲伐之,而公卿難之。夫以彈丸黑子之地,武人欲伐之,而廷議難之,又何怪武人之跋扈哉?其衰弱蓋如此。源氏亡而王室困於北條,北條亡而又制於足利。於是積衰積弱,有不可勝言者矣。南北一統,而足利氏之橫日甚,彼傲然以為天子我家所廢立,唯吾所欲,則其有無,固不足為之輕重。而明國之大,彼亦嘗聞之,乃謂彼土廣國富,我既不能及,則籍其力以濟我貧弱,此亦良策。於是脩使於明,得其爵號以夸天下,得其錢貨以布天下。吁,亦甚矣!當是時,明國視我猶藩國,足利氏視明主猶君上,而天朝之尊,則天下不敢復問。衰弱之極至此,此祖宗之憤,固將有所待而發焉。故織田右府興,而天下復知尊王室;豐太閣興,而王室之尊,殆復於古。至征韓一役,蓋將振皇威於積衰積弱之餘,祖宗之靈,實有賴焉。顧其所以謀之者,未必無私意,然而天將一振皇威,則太閣之舉,不可謂非天下之公也。十萬之師,一渡海而八道瓦解,不可謂不伸神國之威也。而明主猶欲以一王號解兵,此亦以足利氏視太閣,而太閣一怒,明國震駭,不可謂不雪祖宗之恥也。皇威於是乎赫然震於絕域矣。異日愛新覺羅氏之并吞明國,威毒亦甚,彼豈不垂涎於我?然畏懾斂手,不敢噬囓者,太閣之力也。孰謂征韓一役無功於神國乎?
豐臣秀吉

塩谷世弘

吾讀《明史》,至嘉靖中,倭眾六十餘人,自杭州西掠,直犯南京,出秣陵關,轉闘數千里,殺傷四千人,歷八十餘日,始為官軍所殲,未嘗不為豐公歎惜也。夫朱明之世,呼我為倭寇,倭寇之憂,無世無之,奔走狼狽,動輒喪利,君臣為之痛心。及萬曆間,哱拜寇寧夏,土蠻犯遼陽,加之河決水旱,連稔饑疫,駸駸趨于亡矣。豐公夙成霸業,六十餘州不足盡其英武,餘威所振,欲殪韓挫明,轟轟赫赫,就百世不磨之功,而又當其衰季,宜無難者,而終不得其志者,非兵不利也,非戰不力也,非運糧不繼也,特無謀略耳。然則如何?曰:正兵以伐韓,奇兵以襲南京而已矣。其將則前田利家、蒲生氏鄉其人也。
明之有韓,譬猶室家之有垣墻,未有盜踰其垣墻,而不出力而防者也。當時舉國之賦三十萬,半以備不虞,半以當出征,使前田利家將十萬,以小西行長為先鋒,從釜山直取都城,平八道而後臨鴨綠江,多設疑兵,以恐喝朱明,則朱明震恐,舉全國之兵而來援,全國之兵出,而內必空虛矣。乃復擇五萬精兵,以蒲生氏鄉為元帥,以加藤清正為先鋒,從浙江直衝南京。勿以險憚,勿以難怖。疾雷烈風,務貴神速。則四百餘州,可一舉而定矣。何者?以百鍛千煉、如熊如羆之士,當尫羸軟弱垂滅之卒,縱橫馳突,所向無前。援韓之師,聞之內潰,大軍從而南下,長驅入燕京,勢如破竹,彼將禽犇獸遁之不遑。雖有智者,不能為之謀矣。縱令不能擒明主致于鳳闕下,必使三韓長稱西藩之臣,歲貢方物,猶神后故事,豈不亦愉快哉?如何豐公之智而不察於此,若黑田孝高、若小早川隆景,才兼文武,智謀百出,既已知元帥非其人,而不知以斯策而助之,亦可怪也。是故出師數年,諸將爭于外,謀臣倦于內,糜天下之財,殘天下之民,自敗其家國而不覺。嗚呼!焉在其為智耶?

[ 本帖最后由 zhubulala 于 2012-2-7 16:08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2-2-7 16: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底本见本论坛域外汉籍板块,http://forum.er07.com/viewthread.php?tid=29949&highlight=%E7%9A%87%E6%9C%9D%E7%99%BE%E5%AE%B6
第四本,第一页开始,难免有错,欢迎校对纠错。
简单就这四篇史论评说一下:
第一篇说丰臣秀吉怀柔诸侯的策略很高明;
第二篇批评丰臣秀吉厚待诸侯而忽略了恩赐百姓;
第三篇为侵略朝鲜辩护,认为正是侵略朝鲜的“伟略”打出了日本的威名,使后来的满清不敢打日本的主意,也算有道理;
第四篇最二,明朝在处理倭寇问题时,的确闹过很多丢人现眼的丑剧,但是,明朝终究不是日本,更不是朝鲜,十倍于日本的国土实力摆在那里,援救朝鲜无须动用倾国之兵,围魏救赵的伎俩更是无稽之谈,这一点连三岁孩子也看得出来,唉,我都不想说了……

话外题——
尽管历史没有假如,但是假如,仅仅是假如,假如当年明朝驱狼逐虎,令女真部落去朝鲜跟丰臣秀吉火拼,或许就不会有满清这样一个祸胎降世了吧?

[ 本帖最后由 zhubulala 于 2012-2-7 18:06 编辑 ]
发表于 2014-10-23 10: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丰臣秀吉是一个很牛逼的人,如果放在中国,估计能够做出类似拿破仑这类征服者的故事。
发表于 2015-2-17 12: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妄自尊大,应为深戒,过去不代表将来,需要认识周围,认识世界。
发表于 2015-6-27 16: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丰臣秀吉很牛逼呀
发表于 2015-11-18 13: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御封日本国王  平秀吉  呵呵  
发表于 2016-8-20 07: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丰臣秀吉上第二段若谏不听应为苦谏不听。
 楼主| 发表于 2016-9-3 07: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零凌岐 发表于 2016-8-20 07:44
丰臣秀吉上第二段若谏不听应为苦谏不听。

万分感谢,已更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7-11-25 13:36 , Processed in 0.184037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