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生国学论坛
登录 | 加入论坛
查看: 2535|回复: 2

浅谈蛟川方氏重校本《毛诗后笺》(定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3 22: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浅谈蛟川方氏重校本《毛诗后笺》




[摘  要] 学界对蛟川方氏重校本《毛诗后笺》及其价值,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蛟川方氏重校本的版本特征与求是堂本基本相同,但应当为求是堂本的仿刻本,而非挖补本。此本在国内多家图书馆均有收藏,对于厘清《毛诗后笺》版本源流、整理《毛诗后笺》和促进其流传等方面具有重要文献价值。
[关键词] 蛟川方氏重校本;《毛诗后笺》;版本特征;馆藏情况;文献价值

Brief Talk on the Re-collated Edition of Maoshihoujian by Fang in Jiaochuan


Abstract:
The academia hasn’t paid enough attention to the re-collated edition of Maoshihoujian by Fang in Jiaochuan and its value. This edition is almost same as Qiushitang Edition in characters,so it is not a scoop-patch edition but an imitated-block-printed edition of Qiushitang Edition. This edition was collected by several libraries. This edition has an important documental role in clarify 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Maoshihoujian’s edition, collate and promote the spread of Maoshihoujian.

Key Words: the re-collated edition by Fang in Jiaochuan ; Maoshihoujian ; the characters of the edition ; library resources ; documentary value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胡承珙是清朝中叶著名的古文经学家,与马瑞辰、陈奂三人生活年代大致相同,皆治《毛诗》,且旨趣相近,后世将三人并称“毛诗三大家”。胡氏专著《毛诗后笺》是其生平力作,学界给予的评价很高,大陆学者黄焯、台湾学者刘兆祐、日本学者吉川幸次郎等更是将胡氏《毛诗后笺》推为三家之首。该书胡氏生前并未完成,自《鲁颂·泮水》章以下,由其好友陈奂校补。
目前对《毛诗后笺》版本情况的著录,主要可见于《书目答问》和《毛诗后笺》的提要中。范希曾《书目答问补正》[1]、《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收江瀚所撰《毛诗后笺提要》[2]、《诗经要籍解题·毛诗后笺解题》[3]、《诗经要籍提要》收尚继愚所撰之《毛诗后笺提要》[4]均著录了《毛诗后笺》的三个版本:求是堂本、《皇清经解续编》本(或称南菁书院本)、广雅书局本。王学泰《中国古典诗歌要籍丛谈》[5]则只著录了《皇清经解续编》本。
笔者于安徽省图书馆查阅资料时,偶然得知《毛诗后笺》尚有另外一个版本——蛟川方氏重校本。此本未被以上诸家注意,郭全芝校点本《毛诗后笺》[6]亦未提及此本,庄大钧等点校本《毛诗后笺》[7]虽提及此本,但未将此本做参校本,说明当下学界对此本及其价值没有充分认识。下文对该本作一简单介绍,不当之处,还请方家批评指正。
   
     1  版本特征
该版本是由蛟川渏园方黼臣出资请著名藏书家张寿荣据求是堂本重新校订,于清光绪七年(1881)刊刻,共二十册。该版版高164毫米,版宽256毫米,栏宽1毫米。页二十行,即半页十行,行二十二字(张寿荣序文行二十一字),小字双行。左右双栏,上下单栏。白口,单鱼尾,鱼尾朝下,书口处刻“毛诗后笺”四字。版心处刻明卷数,下再标明页码,扉页有牌记,正面为“胡墨庄先生著
重校毛诗后笺三十卷
冠青方岳年书”,反面为“光绪辛巳蛟川渏园方氏雕板”。正文前分别有镇海张寿荣序、马瑞辰序、陈奂序和胡培翚《福建台湾道兼学政加按察使衔胡君别传》。其中张寿荣之序文是张氏专为此本所作,故抄录张氏序文于下:

昔河间献王雅尚经术,史称其“修学好古,实事求是”。墨庄胡先生师其意,取“求是”二字署之室,而著书焉。夫说经之不可不求是也。先生所著《仪礼古今文疏义》《礼记别义》《公羊古义》《小尔雅义证》,皆惟是之求。而其积生平精力为之,可信今传后,实能不愧夫求是之学者,尤在《毛诗后笺》一书。先生尝谓:“数千年来,三家《诗》亡,而《毛诗》独存。源流既真,义训亦卓。后人不善读之,乃自出己意,求胜古人,止坐卤莽之过。夫卤莽则忽夫是,求胜古人则以非是,弊又甚之。”先生诚未敢出此。顾其以如月之眼,罅隙毕照,独能于人所疑于毛义,及《孔疏》之以郑义为毛义、郑本申毛而以为易毛者,一再玩索,反复推求,卒从《故训传》本文前后得夫要归;又其不惜勤劬,上自西汉以前古书,下至宋元明诸儒之说及近人为《诗》学者,博览广征,似者辨之,合者申之,简奥者剖析之,意主于发明《传》义,俾后之人由以祛其惑而坚其信。而凡朝庙典章之大,宫室器用之繁,草木虫鱼之琐屑,壹皆详为考核,疑误以明,更无论焉。先生自言:“始则求之本篇;不得则求之本经,证之他经;又不得,然后泛稽周秦古书;其揆之经文于《传》义,实有难通者,乃舍而他求。”乌乎,此真可谓求是已!此于献王立毛氏《诗》于学,意岂有背邪?盖师夫求是而专精壹力,即于《诗》义求其印合于毛,与献王不失。夫是者,先生说经中实事之一也。我邑方子黼臣于学多所窥见,以身不卒学,命其嗣君积钰从予游。数年来,从事《毛诗》,质疑问难,时能出其心解语予。思得先生书畀之,更当充其学识,观夫会通。而兵燹以后,古籍灰烬,世于是书,盖仅有存者。黼臣购求既得,而并属予重为校雠,自愿出赀锓板,以广其传。是则乐善之怀,及士林,益己益人,无妨同视。故予且卜其嗣君,将大有造于后也。今梓竟,以弁首语请,爰撮举是书大与镌刻之由,为书以归之。时光绪七年辛巳春三月既望镇海张寿荣序。
从张氏序中“属予重为校雠,自愿出赀锓板”、“今梓竟”等语,可以看出,此本当是以求是堂本《毛诗后笺》为底本,重新校勘后刊刻一个新的刻本。虽然此本与求是堂本的版本特征基本相同:行款相同,字体也相同;但有些字,如“北”、“非”、“入”、“常”等在写法略有区别。可见,张氏所言不虚,此本应为求是堂本的仿刻本,而非挖补本。


             2馆藏情况
此本除安徽省图书馆有藏外,至少在国家图书馆、浙江省图书馆、湖南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陕西理工学院图书馆、台湾“中国国家图书馆”等都有收藏,民间亦偶有收藏。现对这七家图书馆收藏此本的基本情况作一简介。
2.1
安徽省图书馆藏本:二十册,卷一首页钤“黄节”印,说明黄节曾持有此书。索书号:1:02198-1:02217。
2.2
国家图书馆藏本:国图藏有两本,均为二十册,一本为善本,李慈铭校并跋,索书号:A01911;另一本收藏在古籍馆普通古籍阅览室,索书号:1877。李慈铭跋语为:
阅《毛诗后笺》。胡氏此书,体例与并时马元伯之《传笺通解》、近出之顾访溪《学诗详说》,大相同。不载经文,依次说之,兼采诸家,古今并列,微不及马,而胜于顾。盖马专于汉,顾偏于宋,多识达诂,终为诗学专家。若其取义兴观,多涉议论,后人之见,未必果得古人之心。此绎经文,体玩自得,乃宋欧阳修氏以后之法。唐以前家法皆重训诂,而不为序外之说,所以可贵也。

光绪壬午六月十五日
2.3
浙江省图书馆藏本:二十册,索书号:普093.3837/4711/3/c1c2,馆藏地:孤山分馆。
2.4
湖南图书馆藏本:二十册,索取号:14/121-3。该馆著录此书版本项,将“渏园方氏”误为“奇园方氏”。
2.5
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二十册(四函),典藏号:X/093.2/4711。
2.6
清华大学图书馆藏本:二十册(四函),索书号:甲931 7276。
2.7
陕西理工学院图书馆藏本:二十册(布二函),索书号: 9911063-082。
2.8
台湾“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本:该馆只著录了此本出版者,且将出版者“蛟川渏园方氏”误著录为“蛟川碕园方氏”。


                      3文献价值
蛟川方氏重校本为《毛诗后笺》的第二个版本,早于1888年刊刻的《皇清经解续编》本和1890年刊刻的广雅书局本。所以说,这个版本是《毛诗后笺》比较重要的一个版本。大致来说,这个版本具有以下文献价值:
3.1
有助于厘清《毛诗后笺》的版本源流
既然蛟川方氏重校本早于《皇清经解续编》本和广雅书局本,那么,校勘精良的《皇清经解续编》本,是否参校以蛟川方氏重校本?广雅书局本刊刻时,是否参照了蛟川方氏重校本和《皇清经解续编》本?我们只有对蛟川方氏重校本和这两个版本分别加以对比,才可以解答这个问题,《毛诗后笺》的所有版本的源流情况才可以弄清楚。此外,这个问题也有助于我们了解清季两大书院——南菁书院和广雅书院——的图书编纂与刊刻的实际情况。
3.2
对于整理《毛诗后笺》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蛟川方氏重校本《毛诗后笺》是在求是堂本的基础上,由张寿荣校雠后刊刻梓行。此本校正了求是堂本的一些错讹的地方,比如,求是堂本八《齐·南山》:“《箋》《疏》以上二章刺襄公淫乎其妺,下二章责鲁桓纵恣文姜。”[8]这里的“淫乎其妺”,文义晦涩,蛟川方氏重校本作“淫乎其妹”,文意顺畅,也与《左传》中记载的齐襄公淫其妹文姜之史实相符,当以此本为是。黄山书社1999年出版的《毛诗后笺》校点本,没有改正这个错误,如果以蛟川方氏重校本为参校本,则应该不会出现这个微疵。现已出版的两个《毛诗后笺》点校本均未参校以此本,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3.3
对于《毛诗后笺》的流传有重要贡献
胡承珙晚年“闭门不出,家居九载”[6]1674,而且求是堂本为胡氏家刻本,这就限制了这本书无法广泛流传。且张序中说“兵燹以后,古籍灰烬,世于是书,盖仅有存者”,可见江南地区历经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捻军等数次战乱之后,求是堂本《毛诗后笺》已经很少了。此本校雠者张寿荣是宁波镇海著名藏书家;出资者方黼臣,于1870年与方季扬将祖传的南履和钱庄改组为安康钱庄,盈利为当时上海钱业之冠。由方氏出资梓行此本,可以使《毛诗后笺》的学术价值被更多的人知道,流传范围自然会更广。所以说,此本可以“广其传”,对《毛诗后笺》的流传有着重要贡献。

参考文献:
[1]范希增编.书目答问补正[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16
[2]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整理.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M].北京:中华书局,1993:371
[3]蒋见元,朱杰人.诗经要籍解题[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105
[4]夏传才,董治安主编.诗经要籍提要[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3:257
[5]王学泰.中国古代诗歌要籍丛谈[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13
[6][清]胡承珙撰,郭全芝校点.毛诗后笺[M].合肥:黄山书社,1999
[7][清]胡承珙撰,庄大钧、石静、续晓琼校点.毛诗后笺[M]∥儒藏精华编:第30、31册.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8][清]胡承珙.毛诗后笺[Z].求是堂本.道光十七年(1837)刻本:卷八,页十七A

备注:本文将发表于《上海高校图书情报工作研究》。

[ 本帖最后由 zqc4124 于 2010-10-21 07:54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5-13 15: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以为,胡、马、陈三家毛诗之学,哪家成就最高呢?
在下初涉毛诗,手有马氏《通释》(中华书局十三经清人注疏排印本)和陈氏《传疏》影印本(中国书店据漱芳斋本影印)。《传疏》无句读,只好自己点,无奈才疏学浅,陈氏所引书目大多闻所未闻,点至黍离篇遂不堪重负;《通释》惜不付原文,类似于笔记,且声转之利用太甚;唯有后笺未见,不知胡氏此笺,是否高于那两家呢?
 楼主| 发表于 2012-6-8 20: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家各有千秋,胡氏之书亦是札记体。学术著作,不能简单用优劣来评价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爱如生国学论坛 ( 京ICP证030965号   

GMT+8, 2019-8-22 14:41 , Processed in 0.175536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